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澳门新萄京www64222com>>网站>>研究成果>>其它>>正文
贺之杲:面对疫情,中欧共享经验
作者:贺之杲 | 文章来源:欧洲研究所 | 更新时间:2020-03-09 09:15:00

公共卫生突发事件是全人类共同面临的问题。在全球化时代,机遇与风险共存,人员、货物以及病原体遍布世界各地。“人类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命运共同体,没有哪个国家能独善其身”[1]。面对疫情,人们的当务之急是团结合作,共享经验,以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想携手合作。

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一个生动案例。疫情是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病毒没有国界。中国采取最彻底、最严格的防控举措既是维护中国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也是维护世界各国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专家的观点,如果不加以控制,全球近2/3的人口将会感染新冠病毒。[2]更重要的是,中国遏制疫情的速度与强度是维护了全球经济社会的正常运行秩序。因此,只有战胜疫情,尽快恢复生产供应,全球供应链的稳定就会得到及时维护,世界经济才能稳定增长。

一、新冠肺炎疫情现状

1. 中国现状

新冠肺炎疫情是中国在新中国成立以来发生的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2019年12月31日,中国向世界卫生组织国家办事处报告了原因不明的肺炎。在短短两个多月,病例扩增了8万多倍。2020年1月29日,新型肺炎确诊人数超过2003年非典疫情。1月3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将新冠病毒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2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了新冠病毒的名称是COVID-19。目前,世界卫生组织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区域和全球范围风险调整为高风险。

截至2月29日24时,现有确诊病例79968例,累计死亡病例2837例。作为疫情的重灾区,湖北确诊病例累积66907例,死亡2761例。广东、河南、浙江、湖南等省份的确诊病例超过1000例,安徽和江西省的确诊病例接近1000例。新冠病毒在中国的传播和扩散程度是存在较大差异的,但所有省份都均出现了确诊病例。全国新冠肺炎病例数量持续下降,多地无新增确诊病例。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显示,新冠病毒作为一种新的病原体,各年龄段人群均对新型冠状病毒没有免疫力,普遍容易感染。根据人口学统计,患者平均年龄51岁,30-69岁患者占77.8%,77.5%的病例来自湖北,武汉市是中国疫情最为严重的城市。目前来看,呼吸道飞沫和接触传播是主要的传播途径,存在粪—口传播和气溶胶传播的风险。78%-85%的病例体现为家庭聚集性特征。这种高传染性的疾病爆发往往有一个重要特征,如若不加以控制,疾病数会呈现指数增长的态势。到目前为止,共36000名患者治愈出院。

 

表 1: 中国新冠肺炎疫情现状 

省份城市 人口 (万) 确诊病例 死亡
湖北 5917 66907 2761
广东 11346 1349 7
河南 9605 1272 22
浙江 5737 1205 1
湖南 6899 1018 4
安徽 6324 990 6
江西 4648 935 1
山东 10047 756 6
江苏 8051 631 0
重庆 3102 576 6
四川 8341 538 3
黑龙江 3773 480 13
北京 2154 413 8
上海 2424 337 3
河北 7556 318 6
福建 3941 296 1
广西 4926 252 2
陕西 3864 245 1
云南 4830 174 2
海南 934 168 5
贵州 3600 146 2
天津 1560 136 3
山西 3718 133 0
辽宁 4359 122 1
香港 745 95 2
吉林 2704 93 1
甘肃 2637 91 2
新疆 2487 76 3
内蒙古 2534 75 0
宁夏 688 73 0
台北 2359 39 1
青海 603 18 0
澳门 66 10 0
西藏 344 1 0
总计 142823 79968 2837

来源: WHO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Situation Report - 41

 

2. 欧洲现状

截至2月29日24时,欧洲多国出现疫情,扩散范围大大增加,欧洲疫情呈现上升趋势,共1340例确诊病例,其中意大利1128例,法国100例,德国99例,西班牙58例,英国23例,瑞士24例。意大利和法国出现死亡病例,分别是29例和2例。新冠病毒在欧洲的传播引发了民众对可能的大流行的担忧。最为显著的是意大利,已成为欧洲新冠病毒爆发的中心。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European Centre for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将民众感染新冠病毒的可能性定位低至中等,但疫情在欧盟持续传播的影响被评为中等到高,尤其是有慢性疾病和并发症的老年人。[3]欧盟暂时未宣布任何出行限制,欧盟委员会卫生专员斯特拉·基里亚基德斯(Stella Kyriakides)表示,“出行限制应得到协调的、适当的和科学的论证,并且目前世界卫生组织不建议限制货运或旅客”。[4]除了意大利某些病例外,目前欧盟和英国的所有报告病例都已明确建立了流行病学联系,与确诊病例接触的相关追踪措施已准备就绪。更重要的是,确诊病例从中国以外其他国家或地区传播的可能性在增加。

意大利的病例集中在意大利北部,如伦巴第(Lombardy)和威尼托(Veneto)地区。意大利正在努力确定、隔离和测试接触者,以控制疫情。意大利国家参考实验室(Italian national reference laboratory)正进行进一步的确认性测试,并对大量的病例密切接触者进行追踪。[5]伦巴第地区大区主席阿迪里奥·丰塔纳(Attilio Fontana)签署了一项命令,要求对该地区疫情城市采取应对措施,比如禁止离开或进入受影响的城市或地区、关闭学校、禁止举办公众集会活动等十项措施。

德国累积出现57例。目前,德国卫生部长延斯·斯潘(Jens Spahn)称已做好了充分准备,但不考虑封城、关闭边界等措施。但这种评估可能会在短期内发生变化。病毒学家亚历山大·凯库莱(Alexander Kekulé)估计欧洲将会出现更多的病例。[6]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obert Koch Institute)所长维勒(Lothar Wieler)认为新冠病毒在德国的扩散是不可避免的,或许不会大规模爆发,但会以区域性的形式慢慢出现,[7]如巴登-符腾堡州,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莱茵兰-普法尔茨州已出现病例。

法国、英国、瑞士等受疫情波及的国家担心恐慌比病毒传播更为迅速,正努力缓解民众的忧虑。英国政府新确认的两例和瑞士宣布的三个新病例,都显示患者与意大利存在某种联系。此外,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大量病例呈现出本地传播的迹象,这意味着疫情可能在接下来的几天传播到所有欧洲国家。 

 

表 2: 欧洲新冠肺炎疫情确诊病例现状

欧洲国家 总确诊病例 (新增) 死亡人数 扩散类型
意大利 1128(240) 29 本地传播
法国 100(43) 2 本地传播
德国 57(0) 0 本地传播
西班牙 45(13) 0 本地传播
英国 23(3) 0 本地传播
瑞士 18(8) 0 仅境外输入
挪威 15(9) 0 本地传播
瑞典 13(1) 0 仅境外输入
奥地利 10(5) 0 仅境外输入
克罗地亚 7(2) 0 本地传播
荷兰 7(5) 0 本地传播
丹麦 3(1) 0 仅境外输入
希腊 3(0) 0 仅境外输入
罗马尼亚 3(0) 0 仅境外输入
芬兰 2(0) 0 仅境外输入
比利时 2(0) 0 仅境外输入
爱沙尼亚 1(0) 0 仅境外输入
爱尔兰 1(1) 0 仅境外输入
立陶宛 1(0) 0 仅境外输入
北马其顿 1(0) 0 仅境外输入
总数 1340(331) 31  

来源: WHO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Situation Report - 4

二、中国经验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习近平总书记亲自部署、亲自指挥,举全国之力进行防控和救治,形成了全面动员、全面部署、全面加强疫情防控工作的局面,成效巨大,初步遏制了疫情扩散蔓延。国际社会高度关注并积极评价中国防疫举措,得到了国际社会的普遍支持。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表示“中国行动速度与规模是中国的制度优势,为世界提供了宝贵经验借鉴”[8]。世卫组织总干事高级顾问布鲁斯·艾尔沃德(Bruce Aylward)认为,“全球社会尚未做好准备采用中国的方式方法,而中国的方法被事实证明是成功的方法。”[9]2月24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在访问世卫组织总部时称,中国人民为防控疫情作出了巨大牺牲,为全人类作出重大贡献。[10]

1、积极应对,避免惊慌

1)各级政府迅速、透明应对疫情。从公平与效率来看,公共卫生都是政府的首要责任。疫情发生后,中国把抗击疫情作为当前头等重要的工作。2019年12月31日、2020年1月8日,国家卫健委两批专家组赴武汉调查。2020年1月25日,中央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成立。国务院迅速成立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国务院和军队有关部门组成全国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处理指挥部,总指挥部由国务院主管领导担任,政府各部门协调合作。

预警机制与快速反应机制是最大限度减轻疫情造成破坏的手段。中国建立了从中央到地方的四级疾病预防与控制网络,组织管理机构是国家卫健委和中国疾控中心,疾控机构是国家公共卫生治理体系中核心的专业机构,地方政府是公共卫生突发事件治理机制的关键主体。专业知识与行政权力的关系决定疫情早期预警体系是否运作良好的关键。[11]但是在疫情刚出现时,医生个体的风险意识并未及时转化为对政府和社会的预警行为。随着知识的增进和对病毒的了解,2020年1月15日,国家疾控中心启动一级应急响应。2020年1月23日上午10点,武汉开始“封城”。同日,浙江、广东、湖南率先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机制。随后,全国其他省市启动一级响应机制,这意味着各地对疫情防控的升级。在发生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启动应急预案,国家进入战备危机状态。

公开及时、详尽可靠的信息披露,不仅能缓解公众紧张,也能降低疾病传播概率。国务院和地方政府定期举办新闻发布会,定期邀请各部委相关负责人就防控疫情相关事宜与媒体交流,及时(一般是一天两次)、准确、有针对性地公布与疫情相关的各类信息。宣传公共危机预警知识,进行相应的培训和演习,提高公民和各种社会组织的预警意识和应急能力。广大民众普遍有了自我保护意识,尽量不出门、不集会、不聚餐,减少了人际间的接触,如必须出门亦会采取戴口罩等防护措施。

2)人工智能支撑疫情防控。基于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新技术,推出大数据疫情防控平台,整合接入人口、物流、交通、生产、医疗等多源基础数据,对疫情控制、疾病发展研判和疫后经济生产恢复提供决策支撑。多家媒体平台运用可视化工具如信息图、数据查询小程序等展现疫情发展趋势,以滚动形式播报最新疫情消息,让新闻报道更加直观、更实用高效。[12]比如,人民日报、丁香园共同开发的客户端,提供疫情实时动态,包括疫情地图、辟谣与保护、实时播报、疾病知识等四项主要内容。所用数据来源于权威机构,数据更新频率一天两次以上。信息及时反馈和更新,及时破除虚假消息。由于公众高度关注,大量消息充斥在网络中,谣言成为公众恐慌的最大源头,互联网平台开通辟谣功能,使民众及时甄别谣言,避免民众恐慌。在强调信息公开透明的同时,在最大程度上保护患者的隐私、因为在疫情爆发之初出现了一些泄露病人隐私的事件。[13]中国正在加强隐私保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将制定法律法规保护个人隐私,在为了公共安全而使用信息和保护信息之间寻求平衡。

智慧城市的应急管理系统助力缓和防控疫情。应急管理越来越依托于信息时代的数据分析,这也刺激提升了治理管控与快速反应的效能。比如,杭州推出“健康码”,并对新冠肺炎预警对象分为四个预警等级。武汉市与华为签署协议,安装基础设施以增强其安全和信息服务,并将其建设成为“智慧城市”(Smart City),大数据生态系统可以将疾病传播等危机管理模式事先嵌入城市生态系统,快速应急机制可以及时预防和控制传染病暴发。[14]比如广州市开展线上口罩预约系统,既满足民众日常需求,又可保证持续供给,既避免少数人囤积,又减少人员聚集。

人工智能准确更新反馈疫情信息。鉴于疫情期间是大规模人员流动的春运,部分患者搭乘飞机、高铁或汽车等交通工具,患者同行程查询工具可以准确定位是否与已披露的确诊患者通行,早预防早隔离。查询工具可以搜索日期、车次或航班、地区,并且还提供交通工具(火车、飞机、公交车、出租车等)、交通信息(车次、座位、起始点)、发布时间和线索来源。[15]所有程序都可以提供用户定位的防控措施,包括当地部门发出的最新信息和应对举措。媒体与客户端均以卫生地图作为基础,并且可以自由缩放和放大,移动地图来查看疫情出现的位置,可以自由切换城市。大数据可以展现民众最为关心的问题,因为定位所在地区的疫情情况是一个便捷、高效并能消除恐慌的方式。

图1: 确诊患者同行程查询工具

来源: https://h5.peopleapp.com/txcx/index.html

3)生活配套供给完善,保证资源分配和居民生活必需品供应。生活物资的保障取决于市场的供应量和物流运输的速度。中央应对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设立多部门组成的生活物资保障组,加强物资调配和市场供应。在冬春蔬菜储备制度的基础上,国家发改委与商务部向终端市场及时投放蔬菜储备,同时确保主副食品生产、流通、供应,确保蔬菜、肉蛋奶、粮食等居民生活必需品供应。国家发改委建立重要民生商品价格应急监测机制,地方政府每日发布居民消费品市场供应情况及价格明目表,保证物价稳定,甚至为疫区城市提供低于市场价格的商品,政府为相关企业进行补助。商务部推广保障生活必需品供应的典型做法,包括传统商店网上购、封闭社区代购团配、无接触配送、社区配送、公交车配送、标准化套餐销售、加油站“配送到车”、设立临时“马路市场”等。智能调度医疗防护资源,通过大数据和专业团队进行供应链管理,保证物资最快、最准确到达资源紧缺的医院和社区。电商平台发挥大数据+供应链的优势,[16]最大化降低物资短缺带来的次生灾难。随着复工复产,物资供应将会稳定持续保证民众应急物资和生活物资的需求。

4)心理干预和疏导,有针对性做好人文关怀。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已发布六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涉及疫情心理疏导指南。各大媒体开辟相应的板块为民众解忧答疑,提供全方位、全周期的健康管理服务。[17]地方政府、社区、企业组织等开通心理援助热线;增设心理疏导在线互动平台;电视台、广播设立心理健康专题节目;纸媒开设心理辅导专家访谈;网络鼓励制作适合居家开展的小游戏、健身操、短视频等。

2、科学防控,控制疫情

1)四早措施,增加“社会距离”。加强防控,落实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的“四早”措施,这是传染病防控工作中最有效的措施之一。尽管错过了防控疫情的最佳黄金期,中国政府及时调整策略,加强疫情监测,集中救治患者,对所有密切接触人员采取居家医学观察。《柳叶刀》(The Lancet)刊发的论文认为一系列增加社会距离(social distancing)的措施有效降低了疾病传染率,[18]如将“控疫假期”与居家隔离、基层排查等其它措施结合。同时,封闭小区、收治和隔离患者等方式可以把传染源隔离起来,把传播途径切断,防止交叉感染。在一段时间内关闭非生活必需的工作场所和公共设施。中国政府延长了春节假假期,并错时开工。

2)依法有序防控。相关法律规定政府在处理危机事件中的职权和职责,确定依法应对疫情的法治原则。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及实施条例、《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等法律法规,做到依法防控疫情。加大对危害疫情防控行为执法司法力度,对于隐瞒疫情的人员构成犯罪的,追究刑事责任;对于泄露病人个人隐私信息的人员,予以行政处罚。2020年2月6日,习近平主席强调全面提高依法防控依法治理能力,为疫情防控提供有力法治保障。[19]司法部等部门印发《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强化疫情防控法治宣传和法律服务,增强法治意识,依法支持和配合疫情防控工作。依法规范捐赠、受赠行为,确保受赠财物全部及时用于疫情防控。

3)集中部署与差异性防控。中国最初采取的比较整齐划一的方法,建立一个能够统一调度的应急系统,协调各方面工作顺利进行。随着疫情的发展,治理方式转变到基于科学的、以风险为导向的管理方法,更多地考虑每一个地方的实际情况和其能力,也考虑到病毒传播本身的一些特性,这种微调也带来了极大的影响。在疫情趋于缓和之后,治理方式又调成到分区、分级的疫情防控工作,完善差异化防控策略,统筹疫情防控与经济社会发展。

强化属地责任,严格执行应收尽收、集中收治的政策。将病人分成确诊患者、疑似患者和密切接触者,并分别管理、隔离。病人应收治在定点医院,不然在普通医院会耗费大量人力和物力。比如武汉快速建成集中收治医院,采取“小汤山”模式[20]加强救治工作力度。轻症确诊患者被隔离到大规模临时医疗场所—“方舱医院”,由体育馆或会议展览中心迅速转型而来。武汉地区防止疫情向外蔓延,封闭湖北境内的外出通道。这种方案在欧洲可操作性较小,因为封闭一个大城市管理的难度太大,并会导致一些潜在问题。但这是一个快速有效的应对措施。在疫情蔓延较快的地区,强化社区防控网格化管理,落实人员流入地和流出地的防控责任。强化特殊场所和重点人群防护措施,包括养老、救助、儿童福利、精神卫生医疗等机构。在疫情形势趋缓后,非疫情防控重点地区采取分区分级制定差异化防控策略,以县级为单位划分为低风险地区、中风险地区和高风险地区三类,并依此采取不同的策略。比如,低风险地区实施外方输入的策略,全面恢复生产生活秩序。2月21日至24日,甘肃、辽宁、贵州、云南,先后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响应级别由一级调整为三级,山西、广东,由一级调整为二级。差异化防控有助于缓解决策链条过长和决策体制中心化的负面效果。

4)加大科研攻关力度,注重科研攻关和临床、防控实践相结合。科学研究和专家应该在重大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中发挥关键作用。科学共同体作为重要的社会力量,是科学防控疫情和完善疫情公共治理的动力,有助于实现社会治理与国家治理的良性互动。疫情爆发后,国家发布《关于申报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防治科研攻关应急专项项目的通知》,调动高校、科研机构、企业等查明传染源和传播途径。在西医的基础上,充分发挥中医“未病先防”“既病防变”等优势,[21]进行中西医协同治疗,有效缓解后遗症。此外,危重病人的治疗运用综合学科救治,不只用传染病学,包括新冠肺炎的治疗,单一学科是无法治疗的。

3、万众一心,共抗疫情

1)全民动员,建立一套社会参与机制。防控不仅是医药卫生的问题,更是全国各部门有效配合的战役。中国高度统一的行政体制、高效集中的社会资源调配,以及高度认可的民族集体特性,成为强化国家应急动员能力的“倍增器”。面对疫情,中国确立并完善政府领导、分类管理、公众动员、属地为主、分级响应的运行机制,并辅以军队救援、公众自救和志愿者队伍相结合的多元应对主体,媒体为信息桥梁的全方位、多层次应对格局。全国形成了全面动员、全面部署、全面加强疫情防控工作的局面。值得肯定的是,学生及部分从业者在家在线办公,并未完全耽误学业或工作。美国库恩基金会主席罗伯特·劳伦斯·库恩表示,“中国政府展现出的组织动员能力是全球卫生史上前所未见的,其他国家很难做到。”[22]

从群防群治到联防联控,防控措施升级,中国政府采取了全政府、全社会的经典方法,这背后是高效的动员、协调与调度资源的能力。但是有西方学者认为举国体制可能会带来经济衰退和反弹效应,特别是返工潮使得原有方案失效[23]。但中国的做法是,“既然没有药,没有疫苗,那么我们有什么就用什么,能怎样调整就怎样调整,能怎样适应就怎样适应,能怎样去拯救生命就怎样去拯救生命”。[24]通过联防联控机制加强协调调度,2月7日,全国19个省份一对一支援武汉以外地市,大量医护工作人员涌入湖北,体现了中国危机管理的历史传统和制度优势。但是,部分西方媒体指责中国举措“侵犯人权”的同时[25],同时出现了针对中国和华人的歧视性言行,以及采取旅行和贸易限制,充满意识形态偏见。没有生存权、发展权,其他一切人权均无从谈起。隔离的目的是为了防疫,而不是为了让老百姓自生自灭。对待双标和质疑,最好的策略是用事实说话。中国人民对此最有发言权,国际社会也是有目共睹的。

2)城镇地区发挥社区自治组织的作用。中国充分发挥基层社区动员能力,实施网格化、地毯式排查与管理、追踪管理密切接触者,做到对患者的尽早发现与收治。重视志愿者组织的发挥,并同时组织在危机预警等各项管理中建立伙伴关系,争取更大范围的合作与支持。各地设置发热门诊的医疗机构,包括三级、二级医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24小时接诊。道口查控、社区防控、交通防疫、公共场所防疫、错峰上下班、有序复工等措施多管齐下。

3)农村地区发挥“在地化”的优势。尽管农村地区防疫力量较为薄弱,但是农村可以在较大程度上实现脱钩,农村拥有自主生存能力。[26]自主处理内部事务的乡土社会可以把外部疫情风险阻隔,以成本最低的方式应对疫情。尽管大量农民工涌向城市,农村地区仍然是一个差序格局的熟人社会,这为农村疫情防控提供了民意基础。我们一直强调乡村振兴,这也符合生态文明建设的发展模式。在此基础上,农村与城镇的有效衔接,当农村地区出现疫情后,城镇资源第一时间向农村地区倾向并救助,将农村发生的疫情扼杀在萌芽中。

4)加强国际合作。中国同世界卫生组织、有关国家和地区进行及时、公开、透明的沟通协调,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透明度与开放度,实现了信息共享和政策协调,为世界争取时间。1月3日,中国分离出病毒毒株,1月7日分享给联合国。尽管有外国媒体批判中国是向世卫组织施加平衡外交的压力,是争夺联合国机构的影响力,[27]但是这种狭隘的观点无助于疫情的防控,也没有资格去教困境之地的人怎么走出疫情。世卫组织首席科学家苏米娅·斯瓦米纳(Soumya Swaminathan)称中国共享新冠病毒基因组测序信息,有助于加速研发针对新冠病毒的疫苗和药物。[28]疫苗也是应对潜在全球大流行的最重要措施。[29]通过全球科研网络与国际同行共享新冠病毒基因组测序信息等,这为后续科研工作奠定了基础,有助于加速开发针对新冠病毒的疫苗和药物。

理论与实践之间始终存在差距,尤其是政策制定与政策执行之间存在差距。恐惧是人类对任何威胁的自然反应。随着我们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认识越来越完善,人们可以逐渐克服恐惧和不安全感,并减少不确定性。目前,随着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中国积极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努力重新振兴经济,恢复正常的经济社会运行秩序,并最大限度地减少对中国和全球经济社会的影响。尽管疫情防控暴露了治理能力和治理体系的一些缺陷与不足,部分媒体或专家对中国举措持不同看法,但中国提供了值得借鉴的经验,可以作为欧洲和世界其他国家预防和控制新型冠状病毒和其他疾病爆发的参考。在中国疫情防控工作的基础上,欧洲国家根据疫情进展和风险评估采取差异化的策略,而不必从头开始。例如,某些疫情较重的国家启动高级别的国家响应机制,可以采用全政府—全社会方式的非药物性干预措施。一些国家可以采取适度防控措施,切断或最小化传播途径。每个国家都拥有各自的治理结构(行政能力、医疗资源、民众配合度)和风险评估哲学,但是无论采取哪种措施,最重要的策略是“早发现早隔离”。正如世界卫生组织的倡导,真正的团结与协作对于应对包括新冠肺炎疫情在内的共同威胁至关重要。 

 

 

 

--------------------------------------------------------------------------------

[1]习近平在2019年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开幕式上的讲话,新华网,2019年4月28日。

[2]John Lauerman, Coronavirus Could Infect Two-Thirds of Globe, Research Shows, 25 February, 2020,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articles/2020-02-13/coronavirus-could-infect-two-thirds-of-globe-researcher-says

[3] European Centre for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25 February, 2020, https://www.ecdc.europa.eu/en/novel-coronavirus-china

[4]Sechster Covid-19-Todesfall: Italien in Alarmbereitschaft, 24 February, 2020, https://www.spiegel.de/wissenschaft/medizin/coronavirus-in-europa-iran-suedkorea-fuenfter-toter-in-italien-a-26609a73-8753-4b32-9ab7-8b23c8e80e81

[5] European Centre for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utbreak of novel 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situation in Italy, 23 February, 2020, https://www.ecdc.europa.eu/en/publications-data/outbreak-novel-coronavirus-disease-2019-covid-19-situation-italy

[6]European Centre for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25 February, 2020, https://www.ecdc.europa.eu/en/novel-coronavirus-china

[7]Was Sie zum neuen Virus aus China wissen sollten, 27 February, 2020, https://www.test.de/Coronavirus-Was-Sie-zum-neuen-Virus-aus-China-wissen-sollten-5570361-0/

[8] WHO, China leaders discuss next steps in battle against coronavirus outbreak, WHO, 28 January 2020, https://www.who.int/news-room/detail/28-01-2020-who-china-leaders-discuss-next-steps-in-battle-against-coronavirus-outbreak

[9]Jacqueline Howard and Amanda Watts,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says China has "changed the course of this outbreak", 25 February, 2020, https://edition.cnn.com/asia/live-news/coronavirus-outbreak-02-25-20-hnk-intl/h_6131d7159b14575d5be016ec48a0455b

[10] UN appreciate China’s effort against novel coronavirus: Guterres, Xinhua, 28 January, 2020, http://www.china.org.cn/world/Off_the_Wire/2020-01/28/content_75653375.htm

[11]顾昕,知识的力量与社会治理的引入──突发性疫情早期预警系统的完善,载《治理研究》,2020年第2期。

[12]李斯博,王宇恒,詹新惠,疫情数据可视化作品实用高效传播有力,人民网,2020年2月21日。

[13]Celia Chen and Minghe Hu, Coronavirus accelerates China’s big data collection but privacy concerns remain, 26 February, 2020, https://www.scmp.com/tech/apps-social/article/3052232/coronavirus-accelerates-chinas-big-data-collection-privacy

[14] Hui Liu and Yanfei Li, Smart Cities for Emergency Management, Nature, 25 February, 2020,

[15] https://h5.peopleapp.com/txcx/index.html

[16]胡瑞鹰、梁双,舆情启示录:大数据在重大疫情防控中的应用,人民网,2020年2月12日。

[17] https://ncov.dxy.cn/ncovh5/view/pneumonia_peopleapp?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18] Simiao Chen, Juntao Yang, Weizhong Yang, Chen Wang and Till Barnighausen, COVID-19 Control in China during Mass Population Movements at New Year, The LANCET, 24 February, 2020.

[19] Mo Jingxi, Measure for Epidemic Control must be Law-based, President Says, China Daily, 6 February, 2020, https://www.chinadailyhk.com/article/120326

[20] Xiaotangshan is a specialized hospital for treating infectious disease. Please see: Wuhan’s new coronavirus hospital explained, CGTN, 27 January, 2020. https://news.cgtn.com/news/2020-01-26/Wuhan-s-new-coronavirus-hospital-explained-NzH8kzYabu/index.html

[21] 15省市区抗疫一线调查:中医院抗击疫情应“全程参与、越早越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2020年2月26日,www.satcm.gov.cn/xinxifabu/gedidongtai/2020-02-26/13433.html

[22] Robert Lawrence Kuhn, Why is the coronavirus outbreak ‘a major test of China’s system and capacity for governance’? CGTN, 10 February, 2020, https://news.cgtn.com/news/2020-02-10/NCP-outbreak-A-major-test-of-China-s-system-capacity-for-governance-NY2FSYnt16/index.html

[23]Laurie Chen, Sharp fall in new Chinese coronavirus cases, but is it only because of new counting method? 21 February, 2020, https://www.scmp.com/news/china/society/article/3051669/sharp-fall-new-chinese-coronavirus-cases-it-only-because-new

[24]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冠肺炎联合专家考察组举行新闻发布会,央视网,2020年2月25日。

[25]Human Rights Watch, China: Respect Rights in Coronavirus Response, 30 January, 2020, https://www.hrw.org/news/2020/01/30/china-respect-rights-coronavirus-response

[26]温铁军,疫情加速全球危机,中国还能凭什么力挽狂澜,乡建院,2020年2月24日。

[27]Sarah Boseley, China’s handling of coronavirus is a diplomatic challenge for WHO, 18 February, 2020,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20/feb/18/china-coronavirus-who-diplomatic-challenge

[28]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Soumya Swaminathan, Scientists are sprinting to outpace the novel coronavirus, The LANCET, 24 February, 2020. 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20)30420-7/fulltext

[29]Ewen Callaway, Time to use the p-word? Coronavirus enters dangerous new phase, Nature, 25 February 2020.

版权所有:澳门新萄京www64222com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新萄京娱乐手机版网站: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