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澳门新萄京www64222com>>网站>>研究成果>>其它>>正文
郎加泽仁:中欧合作抗击新冠肺炎疫情
作者:郎加泽仁 | 文章来源:欧洲研究所 | 更新时间:2020-03-09 10:26:00

引言

新年之始,新冠肺炎疫情便悄然出现,并迅速地在世界各大媒体上“抢尽风头”。在中国媒体话语中,新冠肺炎疫情不仅是一种危机,更是一种考验[2]。它是一种危机,因为它威胁着国家公共安全;它是一种考验,因为它考验着中国抵抗这种威胁的能力。对疫情始发地武汉和湖北进行封城封省是中国政府采取的最为传统的疫情防控措施,又是最为有效的疫情防控措施。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国政府迅速采取严肃行动,并与欧洲、世界卫生组织等国际社会密切合作[3]。2020年1月23日,中国政府作出决定,对疫情始发地武汉进行隔离封城,此后隔离面为逐步扩大至全国。国际社会亦随即向中国提供支持与帮助,共同抗击疫情。疫情伊始,欧盟及欧洲国家就做好准备帮助中国抗击疫情。尽管部分国家采取旅行限制措施,但是欧盟及欧洲国家毫不犹豫地向中国伸出援助之手,并且“全方位地”配合中国当局抗击疫情[4]。

本报告旨在探讨中欧合作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情况。报告分为五个部分:(1) 中欧高层密集沟通与交流,(2) 中方配合欧方妥善组织撤侨,(3) 欧方提供物质支持,(4) 欧方社会各界提供道义支持,以及 (5) 中方赢得战‘疫’的决心与信心。第一部分涉及中欧高层领导人之间的密切交流,以及欧洲高层领导人在抗击疫情上与中方团结一致的心声;第二部分讨论了从武汉撤侨事宜;第三部分是关于欧洲是如何通过提供防控物资来帮助中国抗击疫情;第四部分是关于欧洲社会各界是如何通过民间力量向中国及中国人民表达抗击疫情的道义支持;第五部分力求全面解读中国抗击疫情的决心和信心。

如果没有特别说明,本报告收集数据的截止日期为2020年2月29日。

 

第一部分

中欧高层的密集交流与沟通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欧高层领导人之间互动频繁,就共同关心的疫情进行交换意见,这也意味着中欧合作抗击疫情的坚定决心。特别是在这一特殊又关键的时期,电话交流成为中欧高层领导人使用的最为适宜且安全的外交互动方式。

1月22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通过电话进行了交流与沟通。习近平主席强调,中国愿与德国与世界卫生组织在内的国际社会加强合作。默克尔总理对中国及时采取行动、并努力通过公开、透明的方式分享疫情信息高度赞扬,并表示德方将会力所能及地向中国提供支持与帮助[5]。

同日,习近平主席与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也通过电话进行了交流与沟通。习近平主席向外界释放了关于新冠肺炎疫情的积极信号,强调说中国有信心、有能力抗击疫情。马克龙总统表示,法国愿与中国一道积极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愿与中国加强在卫生领域的合作[6]。通过高层的沟通与交流,法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将会更加清楚地了解中国的疫情,以及了解中国是如何抗击疫情。这也说明,国家高层之间的及时交流与沟通对防控疫情具有重要的积极意义。

2月18日,习近平主席再度与法国总统马克龙通话。通话中,马克龙总统表示,法国愿全力支持中国,愿与中国团结一致,共同抗击疫情[7]。疫情发生以来,马克龙总统两次致电习近平主席。中法各界普遍认为,这一行动明确说明了中法两国之间的深厚友谊。

同日,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致电习近平主席,向遭遇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和中国人民表示慰问。习近平主席强调,“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中方始终坚持把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充分发挥制度优势,举全国之力,采取最全面、最严格、最彻底的防控举措”[8]。

疫情发生以来,习近平主席“通过外交渠道增强国际社会抗击疫情的信心”[9]。通过与欧洲高层领导人展开一系列交流,中方领导人努力传递重要信息:中国政府尽最大努力遏制疫情蔓延,把人民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首位,呼吁国际社会认可、尊重并支持中国作出的不懈努力。中国政府在习近平主席的亲自指导下做出了巨大努力,并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专业意见公开分享疫情信息。中国坚持通过公开、透明的方式与国际社会分享疫情信息,中国有信心、有能力、有决心来赢得此次战‘疫’。让国际社会了解中国疫情与中国作出的抗击疫情努力显得很重要,因为这样能使其他国家和地区在疫情爆发之前赢得宝贵的准备时间。与此同时,中国非常感谢国际社会慷慨解囊,帮助中国抗击疫情。

2月1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与欧盟委员会主席乌尔苏拉?范得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通话,并就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进行交流。李克强总理说,中方“当前正在全力保障奋战在抗疫一线医护人员所需的医疗物资,也希望欧盟为中方通过商业渠道从欧盟成员国紧急采购医疗物资提供必要便利”;同时,中方“愿同包括欧盟在内的国际社会加强信息、政策沟通和技术交流,开展相关合作”[10]。冯德莱恩表示,“欧盟高度尊重和认可中方为防控疫情采取的措施,钦佩中方应对疫情行动的速度,愿尽己所能、动用一切可能的资源向中方提供帮助,将协调有关成员国为中方采购医疗物资提供便利”[11]。2月9日,李克强总理在与德国总理默克尔通话时亦表示,“希望包括德国在内的国际社会保持理性,支持中方防控疫情的努力,保持双方正常往来,加强国际公共卫生安全合作。也希望德方为中方通过商业渠道从德国采购医疗物资提供必要便利”[12]。默克尔总理表示,德方密切关注当前疫情发展,中国政府采取了果断的措施,得到中国人民的高度支持;德方在应对疫情上采取了谨慎立场并在欧盟内加强协调,未采取过度限制措施;相反,德方愿同中方加强疫情防控合作,继续向中方提供医疗物资援助,为中方战胜疫情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13]。与此同时,李克强强调,中国政府和人民有信心、有能力战胜疫情[14]。

2月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应约同英国内阁秘书兼首相国家安全顾问塞德维尔通电话。杨洁篪希望英方理解和支持中方的努力,尊重世卫组织的专业建议,确保中英之间正常合作和往来不受影响[15]。塞德维尔表示,英方充分肯定中方为抗击疫情付出的巨大努力和采取的有效措施,并始终本着慎重、镇定的态度看待和应对疫情;考虑到疫情造成的低死亡率,目前没有必要恐慌,英方愿同中方加强合作,并尽可能向中方提供协助[16]。当地时间2月13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柏林同德国外长马斯举行外交与安全战略对话后共同会见记者。王毅部长表示,面对疫情,需要国际社会携手共同应对,需要跨越国界的相互理解、相互信任和相互支持[17]。在路透社的采访中,王毅部长强调说,病毒无国界,需要国际社会携手共同抗击新冠肺炎疫情[18]。为了尽快且有效控制住疫情的扩散,不仅需要加强全球层面的合作,更需要国际社会的理解。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难免会给民众生活造成一定的不便,比如旅行限制措施等,因此需要跨越国界的相互理解。

疫情发生以来,中欧高层领导人加强了双边交流与沟通。频繁的互动亦显示,欧洲合作伙伴向中国和中国人民表示声援与慰问,而且中欧双方有意更好地促进相互理解。中国政府不仅重视本国公民是如何看待抗击疫情的努力,同样关心国际公民是如何认知中方所做的努力。中方希望,国际社会能够认识、理解、并支持中国为有效控制疫情所做出的努力,同时也高度重视国际舆论,并将其视为评价中方疫情工作的标准之一。

 

第二部分

中国积极配合、协助欧方撤侨

在欧方撤侨问题上,欧盟和欧洲国家与中国当局进行了密切的交流与沟通。然而,不得不承认,撤侨是一件非常“复杂的行动”[19]。它涉及很多操作程序,比如,如何筛选撤离人员、如何隔离撤离人员、以及如何就医撤离人员等。与此同时,撤侨也涉及到其他事情,而(双重)国籍问题就是显著问题之一。

疫情发生初期,中方鼓励外籍人士在家隔离,并不主张在疫情不严重的情况下仓促地撤侨。主要原因是当时的疫情并没有像后期那么严重,而且中方有信心控制住疫情。然而,当部分欧洲侨民提出离开中国的要求时,欧洲国家驻华使馆向中国当局提出撤侨申请。欧方提出撤侨有两个方面的考虑,其一是顾忌欧洲侨民的生命安全与身体健康,其二是当时中国境内旅行限制措施越来越严格,隔离区逐步扩大,这意味着后期撤侨行动会越来越不方便或困难。因此,当欧洲国家坚持提出要撤侨时,中国政府尊重了欧方撤侨的决定,并积极协助欧方撤侨行动。然而,中方同样重视外国人士在华的生命安全与身体健康。2月19日,外交部副部长马朝旭主持召开第三次外国驻华使馆(团)疫情防控通报会,通报会通过网络平台进行。马朝旭副部长说道,中国政府高度重视在华外国人和留学生的安全和福祉,外交部同各国驻华使团保持着密切沟通,并将会为维护在华外国朋友的安全和健康采取一切必要和有效措施[20]。

撤侨工作很复杂,因此针对此事也存在不同意见。根据法国《费加罗报》的报道, 北京反对欧方撤侨行动,并将撤侨行动视为是欧方对中国应对危机能力的不信任[21]。考虑到撤侨事件的复杂性,这种可能性并不能完全排除。然而,欧方与中方相关部门、当局沟通之后,欧方的撤侨得以顺利进行,并得到中方的积极协助。2月28日,法国向欧盟委员会提出要求为在武汉的欧盟公民提供领事帮助。得到欧盟委员会的同意后,法国启动了欧盟的民事保护机制,而委员会负责支付撤侨航班的旅行费用,以便从疫情始发地武汉撤侨的行动能够顺利进行[22]。欧盟危机管理事务专员亚内兹·莱纳尔契奇(Janez Lenar?i?)说, “想要离开中国的欧盟公民大概有600人,但是他们现在还无法离开”,其中受疫情影响的欧盟公民来自奥地利、比利时、保加利亚、德国、西班牙、芬兰、法国、意大利、拉脱维亚、荷兰、波兰、葡萄牙、罗马尼亚和英国[23]。同时,部分非欧盟成员国也参与到了欧盟的民事保护机制,包括冰岛、挪威、塞尔维亚、北马其顿和土耳其[24]。欧盟委员会在欧洲国家和中方当局的撤侨协调工作中起了重要作用。更重要的是,欧盟委员会给成员国提供了丰厚的资金协助,并通过民事保护机制支付撤侨航班75%的交通费用;与此同时,欧盟委员会的24/7应急协调中心一直以来在协助欧盟成员国撤侨[25]。

美国是第一个从中国撤侨的国家,分别于1月28日和30日、2月2日撤侨,而法国是第一个撤侨的欧洲国家。法国的撤侨要求是侨民无任何感冒症状,身体健康,法方表示之后会考虑带有症状的侨民,但是没有给出明确日期[26]。1月30日,法方第一架撤侨航班载着180位撤离人员从武汉离开,前往法国南部城市马赛市;2月2日,第二架撤侨航班载着291位侨民,航班路线不变;2月21日,第三架撤侨航班载着28位法国侨民和36位其他国籍人士从武汉撤离,前往巴黎[27]。当撤离人员抵达法国时,应相关国家的要求,多数欧洲侨民从法国转移至侨民的原始国[28]。法国驻武汉总领馆协同武汉地方当局完成撤侨工作,并把撤侨视为防控措施之一[29]。最为重要的是,法国外交部的危机和支持中心协同团结与健康部、武装部、内政部领导撤侨行动;同时,危机和支持中心同外国合作伙伴密切合作,包括欧盟机构、欧盟成员国和第三方国家[30]。比如,法国外交部长让-伊夫·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就撤侨问题进行了沟通。至今,三架法国撤侨航班顺利撤侨。勒德里昂部长说,“感谢中方当局向所有想要离开中国的法国人提供帮忙,”[31]“中方当局使得撤侨行动得以顺利进行,法方感谢中方的高效合作[32]。然而,所有法国外交人员没有离开中国,但是部长表示,“如果遇到任何困难的疑似病例,法方将会派遣医疗飞机”将其带回法国救治[33]。

同样,英国外交及联邦事务部(the British Foreign and Commonwealth Office)亦积极开展撤侨行动。1月29日,英国外交事务部发言人表示,“我们会紧急安排英国撤侨航班将英国侨民带回欧洲,”并“与中方当局保持密切联络,与各级部门的对话亦正在进行中”[34]。英方首先是鼓励英国侨民离开中国。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在一份声明中说道,“为了降低感染的风险,如果可以的话,现在我们建议在华英籍人士离开中国。”[35]然而,在华的英国人对此表示不满,说这是一个毫无计划的方案,使其感到很‘疑惑’,也使他们处于一种‘进退维谷的境地’。影子外交大臣埃米莉·桑贝里(Emily Thornberry)也批评英国政府放弃了在华英国侨民,。他质疑道:“外交事务部怎么能没有如何处理危机的计划和草案?”[36]显然,英国外交和联邦事务部低估了撤侨行动的复杂性。撤侨行动既不容易,也不简单,因为它涉及一系列的问题,比如,侨民的工作问题、孩子上学问题、家庭成员如何安排问题等等。另一方面,英国外交和联邦事务部建议不要去湖北,且若无必要,停止前往中国大陆的旅行计划[37],以便降低被感染的风险和减小当地医疗条件的压力。颁布旅行禁令的建议出于两个因素的考虑:一是中方正在抗击疫情,并面临着一定的压力;二是留在中国的英国官员人数正在减少[38]。

1月31日,首架撤侨航班离开武汉至伦敦诺顿空军基地(RAF Brize Norton), 从该基地通过大巴将83位英国人转移至阿罗公园医院(Arrowe Park Hospital),并通过另外的航班将其他27位非英籍撤离人员(包括4名丹麦人和1名挪威人)转移至西班牙,这一程序由欧盟国家完成[39]。由于西班牙在武汉的侨民不多,所以西班牙同英国及其他国家联合撤侨。这显然符合西班牙外交部所说的:“正在与其他欧洲伙伴进行密切协调,以加快必要的程序,并与中国当局密切合作,以遵守撤侨所需的卫生协议(sanitary protocols)。”[40]2月8日,英国外交和联邦事务部组织了第二次撤侨航班,从武汉撤离了英国和其他欧洲公民,机上共有200多名乘客[41],该飞机于2月9日降落在英格兰中部的皇家空军基地[42]。顺利撤侨需要很多付出,正如英国驻华大使馆一等秘书(外交与安全政策)马特·克罗(Matt Crow)说:“为了使撤侨顺利进行,我们在北京和伦敦的同事们已经连续工作了很长时间,与地方当局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并在我们世界各地的同事的帮助下整理了急需的医疗用品。”[43]

英国撤侨后,德国政府于2月1日派遣了一架军用飞行,将102名德国公民及其22名家属从武汉撤离至法兰克福[44], 但是有两名撤离人员被确认为阳性,在法兰克福指定的医院就医。据说,截止2月16日,所有这些撤离人员在格默斯海姆(Germersheim)隔离了两个星期后已被允许回家,与家人团聚[45]。2月9日,一架英国航班载着约200名英国人和其他欧洲公民从武汉撤离至伦敦,其中 20名德国侨民由另一航班转移至柏林[46]。第三架撤侨航班是灰色的空军飞机,并于2月21日从武汉撤离15名德国人前往斯图加特[47]。中方在德国撤侨方面提供了帮助和协调,默克尔总理对此表示了感谢[48]。

1月31日,作为对发生在该国的两起病例的一种反应,意大利成为第一个宣布为期6个月紧急状态(由意大利部长理事会决定)的欧洲国家[49]。由于这两个感染的人来自新冠肺炎疫区武汉,并在米兰、帕尔马和罗马旅行过,导致意大利很多社区气氛变得紧张。另一方面,根据意大利外交和国际合作部的数据,在中国的意大利人大约有11,600人,约有80多人位于武汉地区,其中大约70名意大利国民提出离开武汉的要求[50]。因此,他们的请求敦促了意大利政府采取适当和迅速的措施,并将其带回国,以保护意大利侨民的安全和健康。意大利外交部制定了撤侨计划,并与位于武汉的意大利侨民进行沟通,据称他们拒绝了意大利政府的提议,因为他们认为与法国公民一起撤离是危险的(这是意大利的原始计划,与法国侨民一起撤离,从武汉乘公共汽车到长沙)。意大利政府的第一架撤侨航班于2月3日晚载着56名意大利侨民从武汉起飞,降落在罗马附近的军事机场[51]。另外10名意大利人则选择留在武汉,其中一名因为发烧不得不在当地医院隔离治疗[52]。同日,在意大利外交部,部长路易吉·迪·马约(Luigi Di Maio)接待了中国驻罗马大使李军华,承诺意大利将为中国提供紧急支持,以应对紧急情况,并感谢李大使与中国当局在撤侨工作上的积极合作,顺利把意大利人从武汉和周边地区撤离[53]。

武汉和湖北还有许多其他欧洲人。但是,考虑到很多国家在武汉的人口较少,这些国家选择与欧盟主要国家联合撤侨。正如荷兰外交部长史蒂夫·布洛克(Stef Blok)所说,荷兰正在准备从湖北撤离20名荷兰公民及其家人,并正在与欧盟伙伴和中国当局妥善完成撤侨安排[54]。关于欧洲国家撤侨的更多撤侨信息,参见下图(2.1)。

表格 2.1: 欧洲国家从武汉撤侨

撤侨日期 国家 目的地 航班 撤离人数 隔离地
2020130 法国 武汉-马赛 法国军用飞机 180 卡里勒鲁埃
2020131 英国 武汉-牛津 西班牙Wamos Air plane 83 英国人 阿罗公园医院
27 非英籍人士  
202021 德国 武汉-法兰克福 德国空军 124 德国人; 20+ 外国人 盖默斯海姆
202022 法国 武汉-马赛 法国民航   291[55],其中64 个法国人 普罗旺斯地区艾克斯
202022 意大利 武汉-罗马 意政府安排 56 意大利人 军用医院
202028 英国 武汉-牛津 英国航空 约200 英国人 牛津
20 德国人 柏林
其他欧洲人  
2020220 法国 武汉-巴黎 法国航空 28 个法国人, 26 个外国人(包括芬兰人) 诺曼底
2020221 德国 武汉-斯图加特 德国空军客车 15 德国人 埃斯林根
           
备注 在所有情况中,到达最终目的地后都必须立即进行两周隔离。出发日期为在中国的起飞时间。

来源: 作者从开放数据中收集、整理.

 

第三部分

欧盟与欧洲国家提供的物质援助

收到中国关于防护装备需求的信息后,欧盟应急响应协调中心(Emergency Response Coordination Centre)立即协调了所有欧盟成员国,以便利提供所需的个人防护用品[56]。欧盟已通过各种渠道支持中国。首先,根据《跨境健康威胁决定》文件,欧盟委员会通过三个关键机制(预警和响应系统,卫生安全委员会和卫生安全委员会的传播者网络)与成员国进行协调,这些机制“支持合作,快速交换信息,迅速监测和协调应对COVID-19准备和响应措施”; 其次,委员会在欧盟有关机构的支持下,正在提供与病例定义有关的技术指导,以用于医疗机构的诊断,感染预防和控制,有关治疗方法和疫苗的最新信息等; 第三,委员会为促进全球对新冠状病毒的防备、预防和遏制,给各个部门分配了资金; 第四,委员会通过欧盟民事保护机制,一直在协调对华援助的工作,并为欧盟成员国撤侨航班的旅行费用提供资金[57]。具体而言,作为一种及时的反应,到2020年2月1日时,在欧盟紧急应变协调中心的呼吁下,欧盟成员国总共动员了12吨防护用品[58]。到2月21日,法国、德国、意大利、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向中国提供了超过30.5吨的个人防护物资(包括口罩、手套、温度计、防护服和消毒剂),运输费用由欧盟民事保护机制共同资助[59]。欧盟委员会表示,欧盟随时准备向中国提供进一步的援助,以保护中国的一线卫生工作者并控制疫情。在30.5吨的防护用品中,意大利于2月14日向北京的中国红十字会送出了1.5吨的防护工作服和口罩;法国授权的一架空客A380运送了20吨的防护物资,该飞机于2月19日从巴黎戴高乐机场飞往武汉,其中法国物资占大多数(17吨)[60]。法国外交部的危机与支持中心统筹安排20吨的货运行动,并与法国驻北京大使馆和法国驻武汉总领事馆密切合作;捐款来自各行各业,包括由法国外交部动员的公共部门、团结与卫生部、自愿要求加入这一行动的LVMH集团、以及民间的捐款(特别是武汉大学校友会)[61]。通过合作,法国撤侨航班把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提供的援助物资运至中国。诚然,欧盟成员国在帮助中国方面有着强有力的合作,以便及时地把紧急物资运输至中国。

2月1日,德国通过专用飞机把6吨消耗品运至武汉,该物资立即在有关医院使用,在华的德国公司也提供了广泛的支持,包括财政援助和物资[62]。2月18日,由于对防护物资和消毒材料的需求不断增长,而中国一直面临短缺的问题,第二架飞机从法兰克福飞往上海,运送了8.7吨的援助物资,价值超过15万欧元,其中由德国红十字会和萨克森红十字会以及拜尔斯道夫和舒尔茨回收公司(Beiersdorf and Scholz Recycling)提供,德国联邦外国办事处(German Federal Foreign Office)与中国当局密切协商组织并资助了运输,以便迅速地将物资运往急需的地区[63]。派往武汉的撤侨飞机用于运输中国当局需要的医疗防护用品。

在欧盟境内,由于意大利的局势变得更加严重,目前有11个城镇被封锁,欧盟为在全球范围内与冠状病毒作斗争投入了更多预算。欧盟委员会应急响应负责人珍妮丝·莱纳西奇(JanetzLenar?i?)认为,冠状病毒是“全球性挑战”,并宣布额外拨款2.32亿欧元用于抗击疫情,其中1.14亿欧元用于世界卫生组织抗击这种疾病的呼吁,向非洲提供1500万欧元以提高非洲的诊断能力,向公共与私营部门合作的药品研发提供9000万欧元,为预防、治疗和遏制疫情研究提供1000万欧元,向欧盟民事保护机制提供300万欧元,用于将欧盟公民从武汉带回[64]。尽管中国逐步控制住了疫情,但欧洲可能面临更严重的疫情。意大利新冠病例激增之后,该国乃至整个欧洲的焦虑情绪明显。目前,各方已经采取了一些预防措施。例如,人们不能成群结队地去超市,市民储存食物,药房则通过一个小窗口为顾客服务等。但是,比起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有些人则更担心封城所带来的意外后果,而且隔离后能否保住工作是一个典型的例子[65]。

英国各个民间团体也提供了医疗防护用品。据悉,汇丰银行(HSBC)、捷豹路虎(Jaguar Land Rover)、葛兰素史克公司(GlaxoSmithKline Plc)和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 Bank)已捐款,GV Health Ltd捐赠了超过270箱消毒用品,Royal Mail等物流企业提供了物流服务[66]。除此之外,一些国家直接向世卫组织提供支持,世卫组织正在评估中国乃至全球的局势。例如,荷兰政府向世卫组织提供了额外的一百万欧元紧急资金,并表示坚决支持中国和世卫组织共同抗击冠状病毒[67]。

根据中国外交部的最新报告,截至3月2日,承诺或宣布向中国提供预防和控制该疾病的援助的62个国家和7个国际组织,46个国家和一个国际组织的援助物资(包括欧盟和11个欧盟成员国)已经到达中国[68]。其他一些欧洲国家也承诺或宣布提供帮助,例如英国、挪威和塞尔维亚。毫无疑问,通过提供物质援助,国际社会和各国都非常支持中国抗击新冠病毒。

 

第四部分

欧洲社会各界的道义支持

首先,许多欧洲领导人代表他们的国家和人民,对中国政府和人民表示了坚定的道义支持,并表示愿意在流行病控制方面进一步合作,并继续向中国提供医疗用品以遏制疫情。这些领导人包括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德国外交部长马斯、意大利外长路易斯·迪马约等等。他们通过正式的方式向中国政府和人民表示声援和支持。例如,在第二架撤侨飞机飞往上海前,马斯部长表示:“德国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方面坚定地与中国站在一起,并本着信任的精神与中国当局密切合作”;同时,他向捐助者表示衷心感谢[69]。

同时,来自欧洲民间社会的支持声音也非常强烈。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比利时导演乔纳森·兰比内特(Jonathan Lambinet)录制的一段视频。该视频是名为“您会做出反应吗?”的社会实验的一部分,旨在反映当旁观者面对某些情况时他们如何反应或不反应。具体来说,该视频讲述了在布鲁塞尔地铁上拍摄的与冠状病毒(Covid-19)相关的反亚洲种族歧视。新冠疫情发生以来,世界各地的亚洲社区正在经历着越来越多的种族歧视,而该视频的目的是揭露此问题,以此鼓励人们反对种族歧视[70]。尽管种族歧视在互联网上非常普遍,但Lambinet的视频团队在视频中只获得了积极正面的反应,“这是一种希望,我们也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表达比利时和我们的很多同胞反对种族歧视,积极应对社会问题”[71]。在上传到YouTube后,这个反亚洲种族歧视的视频颇具影响力,并引起了各个民间社会的广泛讨论。该录像还使海外中国人相信,会有更多的人支持他们。另一个鼓舞人心的案例是,40名法国著名音乐演员聚集在一起演唱慈善歌曲“一起(Together)”,并通过音乐的方式向武汉传递爱与希望。这些是一些典型的例子,也证明欧洲民间社会鼓励、支持中国人民抗击疫情。

意大利民间社会通过时尚活动向中国表示了道义支持。意大利是最早认识到新冠肺炎疫情严重性并将遏制其蔓延作为重中之重的欧洲国家之一。早在1月31日,意大利外长路易吉·迪马约说[72], 意大利是中国人民的朋友,与中国政府关系密切,愿全力支持中国,并尽力满足中方当局可能提出的请求,共同克服困难。迪马约传达了积极的信息,非常支持中国政府和人民。显然,面对疫情,中国并非孤军作战,而是与世界各国联合抗击病毒。尤其是在2020年米兰时装周期间,意大利国家商会发起了名为“中国,我们与您同在”的倡议活动,外交部副部长斯卡法罗托(Scalfarotto)“向遭受新冠病毒影响的中国人民表示了亲切的问候和支持”,并向中国朋友传递了“充满信心和勇气的信息”[73]。通过该倡议,一些新起的中国设计师有机会通过数字展览的方式展示其作品。显然,意大利人把时尚作为一种表达方式,来支持、鼓励抗击疫情中的中国和中国人民。

此外,欧洲的数个体育俱乐部对中国与中国人民表达了大力支持和声援。比利时足球明星扬尼克·卡拉斯科(Yannick Carrasco)在视频中向前线医师洪丞丞致以特别的问候,据说这是洪丞丞的最大祝愿。卡拉斯科说:“我知道你正在帮助控制武汉的疫情,这是非常困难和危险的。你要坚强并保持健康,我相信你会赢得胜利。”[74]除了卡拉斯科,皇马球员通过一件特别的T恤衫和一条鼓舞人心的标语(团结一致,我们将像一座堡垒。中国加油!)来表达支持。皇家西班牙人足球俱乐部在西班牙积极筹集医疗防护用品来支持中国,布拉格斯拉维亚足球俱乐部(SK Slavia Praha)穿着印有“武汉,保持坚强”的球衣,以表示支持,数个体育赛场(比如,国际米兰和AC米兰比赛期间的圣西罗球场(San Siro Stadium)与本菲卡和布拉加比赛期间的卢斯塔体育场(Estadio de Luz)通过横幅或大屏幕打出标语,以支持中国人民抗击疫情[75]。这些俱乐部和球员的支持使中国人民在面对疫情挑战时变得更加强大和自信。正如中国驻捷克共和国大使张建敏在2月22日受邀观看SK Slavia Praha和SFC Opava之间的比赛时说:“这显示了我们两国人民之间的友谊,这也使我们更加有信心抗击这种病毒”;“在包括捷克共和国在内的世界各地的有力支持下,中国有信心、有能力赢得这场战‘疫’”[76]。

除了这些支持之外,各行各业的英国人也向中国和中国人民发出了积极的鼓励信号。他们包括坎特伯雷主教贾斯汀·韦尔比(Justin Welby)、达菲德·威格利勋爵(Lord Dafydd Wigley)(代表英国,特别是威尔士人民)、北爱尔兰第一部长阿琳·福斯特(Arlene Foster)和副总理米歇尔·奥尼尔(Michelle O’Neill)、英国内政大臣普里蒂·帕特尔(Priti Patel)、英国英国议会跨党派中国事务小组主席兼议员理查德·格雷厄姆(Richard Graham)、利兹·卡梅伦·奥伯(Liz Cameron OBE)博士等等,他们致信给中国驻英大使馆表示慰问和支持。他们表示将继续坚定不移地支持中国抗击疫情,并相信最终取得全面的胜利。

中国高度赞赏欧盟机构和成员国的支持。人们坚信,国际上的道义支持可以进一步增强中国赢得战‘疫’的信心,增强中国从暂时的经济损失中恢复的决心。毋庸置疑,抗击新冠病毒的挑战实际上亦证实了“患难见真情”这一古老谚语,而且许多文化中都普遍存在这样的互助情怀。

 

第五部分

中国赢得战‘疫’的信心

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信心来自全国人民抗击疫情的坚定决心和全国层面的不懈努力。截止2月29日,可以看出中国做出的努力有效地遏制了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这归因于中国采取的果断的、有力的和迅速的疫情防控措施。习近平主席说:

国际社会普遍认为,中国在全面有力防控疫情的同时,积极主动同世卫组织和国际社会开展合作和信息交流,迅速分享部分毒株全基因组序列,研制成功快速检测试剂盒,努力防止疫情在世界蔓延,不仅是在对中国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负责,也是在为世界公共卫生事业作贡献。国际社会普遍认为中国采取的坚决有力的防控措施,展现的出色的领导能力、应对能力、组织动员能力、贯彻执行能力,是其他国家做不到的,为世界防疫树立了典范。[77]

中国坚信,此次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暂时的,而且有望在卫生领域开展新的国际合作。疫情结束后,随着“被压抑的消费需求将迅速释放,经济势头将强劲反弹”,中国将竭尽全力“最大限度地降低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78]。习近平主席在与法国总统马可龙通话时也强调了‘暂时性’这一点[79]。危与机并存,疫情可能促进新的国际合作。例如,中德[80]和中法[81]将在健康与卫生领域加强合作,这将会进一步促进区域和国际层面公共卫生安全领域的合作。此外,随着有效控制住疫情,中国政府在做好防控工作的前提下,支持和推动各类企事业单位复工复产,保障社会供给充足[82]。由于中国是一个具有强劲的内需和雄厚的产业基础的经济体,因此中国“有信心、有能力实现今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特别是抓好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的重点任务”[83]。

大国的责任感以及对(全球)公共安全负责任的态度一直在迫使中国必须对抗击疫情的能力充满信心。一方面,作为主要的国际行为体之一,中国对自己具有强大的信心和责任感。新冠疫情发生以来,中国迅速有效地遏制疫情的扩散和大范围的爆发。根据中国专家的说法,“中国通过积极的、开放的、透明的方式与世界卫生组织及有关国合作”,中国亦“肩负着作为大国遏制疫情向其它国家和地区蔓延的责任”[84]。换言之,大国的责任感成为一种坚定的原则,并对中国的发展、行动和政策产生了指导性意义。另一方面,保护中国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以及全球公共安全的责任感迫使中国必须保持自信。通过把压力转化为动力,全力抗击疫情。

一直以来,国际社会支持并认可中国所作出的努力,这进一步增强了中国战胜新冠肺炎疫情的信心。在2月23日举行的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上,习近平主席说道,“170多个国家领导人和40多个国际和地区组织负责人以电话、信函、声明等方式对我国表示慰问和支持”[85]。所有这些国际伙伴一方面明确表示了对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强烈支持,并对中国抗击疫情的能力充满信心。特别是,国际社会对中国所做努力的认可在国际媒体上是有目共睹的,而且中国的决定性措施受到世卫组织和各国的赞赏。国际社会一致相信,中国政府的努力为其他国家和地区防控疫情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在疫情发生之初,中国的努力确实有效地控制了该病毒向其他地区的扩散,正如世卫组织总干事特德罗斯·阿德南·格布列索苏斯(Director-General 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日内瓦的一次会议上说的那样:“如果不是中国政府的努力,我们现在在中国境外看到更多的病例”[86]。遗憾的是,中国境外新冠病毒的疫情越来越具有挑战性,但是世界对此“还没有做好准备”[87]。世界卫生组织的医师和公共卫生专家组负责人布鲁斯·艾尔沃德博士(Dr. Bruce Aylward)在该团队从中国回到日内瓦后说道:“我们得出的大结论是:我们根本还没有准备好”[88]。艾尔沃德博士说, 中国采用的技巧是使用“老式的公共卫生工具”,但“在方法和规模上比以前更加严格,也更具创新,历史上我们从未见过如此规模”;这中做法显然有效控制住了中国境内的疫情,并建议其他国家采取类似方式。欧盟卫生专员斯特拉·基里亚基德斯(Stella Kyriakides)说:“我们需要非常警惕,但在另一方面我们的防控决定要基于风险评估和科学建议”[89]。

此外,中国不仅有信心遏制境内疫情的爆发,亦有信心为有效控制全球范围的新冠疫情作出贡献。一方面,中国的局势正在改善;另一方面,其他国家的趋势正在恶化,现在中国正致力于通过经验分享、交流沟通和国际合作来帮助有关国家。例如,随着日本感染病例的数量迅速增加,“中国向日本捐赠了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盒”,以便尽快确认感染情况[90]。艾尔沃德博士在北京的记者招待会上说,中国的措施为全球层面的抗击疫情提供了经验,考虑到其他国家和地区日益紧迫的局势,中国所采用的策略可以在其他国家实施[91]。

中国的信心也源于其对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坚定信念。随着新冠肺炎疫情不断要求有效的协调和紧密的国际合作,中国对建立一个共同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信念变得更加自信。此次疫情清楚地表明,地球上的所有国家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世界共享一个空间,每个国家都是相互依存和相互影响。现在正是各国考虑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时候了。习近平主席在2月20日给美国盖茨基金会联席主席比尔·盖茨的回信中说道:

我一直讲,人类是一个命运共同体。战胜关乎各国人民安危的疫病,团结合作是最有力的武器。盖茨基金会很早就加入全球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行动,发挥了积极作用。我支持盖茨基金会同中方有关机构的合作。我也期待国际社会加强协调,为维护人类健康福祉而一起努力。[92]

英国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也支持促进国际合作的想法。正如他所说,没有哪个国家nenggou 独立克服或全面捍卫前所未有的全球公众挑战,国际社会必须在撤侨或寻找疫苗上共同努力[93]。

此外,中国的信心源自其对根除该病毒的坚定决心。为了获得完全的胜利,中国政府进一步提出要求。在2月23日的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上,习近平主席提出了七项重点工作[94]: (1) 坚决打好湖北保卫战、武汉保卫战,要紧紧扭住城乡社区防控和患者救治两个关键,切实提高收治率和治愈率、降低感染率和病亡率; (2) 全力做好北京疫情防控工作,要坚决抓好外防输入、内防扩散两大环节,尽最大可能切断传染源,尽最大可能控制疫情波及范围; (3) 科学调配医疗力量和重要物资,医务人员是战胜疫情的中坚力量,务必高度重视对他们的保护、关心、爱护; (4) 加快科技研发攻关,要综合多学科力量开展科研攻关,加强传染源、传播致病机理等理论研究,为复工复产复课等制定更有针对性和操作性的防控指南; (5) 扩大国际和地区合作,要继续同世卫组织保持良好沟通,同有关国家分享防疫经验,加强抗病毒药物及疫苗研发国际合作,向其他出现疫情扩散的国家和地区提供力所能及的援助; (6) 提高新闻舆论工作有效性,要完善疫情信息发布,依法做到公开、透明、及时、准确; 以及(7) 切实维护社会稳定,疫情防控期间采取一些严格的管控措施是完全必要的,但是要注意把握好疫情防控的度,尽量采取对群众生产生活影响小、带来不便少的措施。习近平主席高度重视这些优先事项。尽管疫情得到了控制,但中国政府一直呼吁在控制和预防任务中保持高度警惕,以避免任何可能的风险。

最后,人们普遍认为,中国战胜这种疾病的信心也出于制度优势、效率和效力。法国前总理让·皮埃尔·拉法林(Jean-Pierre Raffarin)说道,他对中国政府在面对新冠挑战时表现出的强大而有效的组织和动员社会资源能力印象深刻,并把这样的成绩归功于中国的体制。他补充说道,这次中国采取了更快、更强有力的措施[95]。2003年SARS(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疫情期间,拉法林率团访问了中国,因此他对中国应对危机能力有了深刻的认识。

 

结论

尽管冠状病毒不分国界,但是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人们团结一致,共同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国的努力得到广泛认可,欧洲伙伴的努力得到高度赞赏,中欧之间的合作与协同作用具有高度重要性,中欧公民对双边合作寄予厚望。在观察、分析中欧共同抗击疫情后,本报告初步得出以下结论。

首先,中国政府反复强调:(1)抗击疫情中中方始终把人民安全与健康放在首位,(2)关于冠状病毒信息的公开性和透明性,(3)呼吁国际社会支持和了解中国在抗击病毒方面做出的努力,以及(4)赢得战“疫”之信心、能力和决心,而欧方合作伙伴(1)对中国政府和人民表示了慰问、支持和鼓励;(2)赞扬中国迅速、严谨、果断和坚决的防控措施,以及(3)承认、理解和认可中国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方面做出的努力。

其次,欧盟及欧洲国家与中国紧密合作,积极支持中国抗击新冠疫情。面对挑战,双方都相信会有,并寻求进一步合作的新机会和潜力。

第三,考虑到欧洲和全球范围内不那么乐观的局势,中欧双方都赞成强化全球层面的合作与协调。各国难以独立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因此国际合作与协调成为必须。

第四,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欧盟采取的遏制措施具有全球视野。根据欧盟危机管理事务专员亚内兹·莱纳尔契奇(JanezLenar?i?)的说法[96],欧盟在以下几个方面做准备(1)保护受灾最严重的地区和欧洲的公民,(2)支持疫苗的研发以及有益于全球人民的检测和治疗方案,(3)帮助中国(仍是此次疫情的主要地区之一),以及(4)加强对卫生系统薄弱国家(其中许多在非洲)的援助。

最后,尽管中国的新冠肺炎疫情形势得到了很好的控制,但欧洲的风险却在增加。这进一步要求中欧作为主要合作伙伴进行深入合作。特别是,在全球化的世界中,各国之间相互依存、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程度越来越高。就新冠肺炎疫情而言,如果没有国际层面的合作,任何国家都无法摆脱疫情的影响。

简而言之,新冠病毒不分国界,因此,各国和及其人民需要团结起来,共同抗击疫情。然而,不可否认的是,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为人类创造了一个反思其历史并思考其行为的机会。历史是一面镜子。只有当人们谦卑地向过去学习时,我们才能够真正地、更好地了解自己和周围的环境。否则,我们很多时候可能会重蹈覆辙。英国作家兼导演尼古拉斯·赫伯特(Nicholas Hulbert)当时正在意大利小镇威尼托(Veneto)制作独立短片《七日谈(The Heptameron)》,而该短片在一定程度上模仿了14世纪乔万尼·薄伽丘(Giovanni Boccaccio)的经典小说《十日谈(The Decameron)》。赫伯特说:“当我们讲一个非常相似的故事时,这一切都正发生在身边,这真是太疯狂了。”确实如此,甚至听起来有点超现实。这是因为人们仅靠听故事或看电影就很难感同身受。相反,人们需要深刻反思自己的行为,回顾过去,才能展望未来。

 

--------------------------------------------------------------------------------

[1]郎加泽仁、欧盟研究博士、澳门新萄京www64222com助理研究员,目前在布达佩斯的中国-中东欧研究院负责科研管理。

[2]由于不同的程序和目的,病毒和疾病的命名方式不同。病毒是根据其遗传结构命名的,以促进诊断测试、疫苗和药物的研发,这是由病毒学家及其领域专业人士完成的,因此,病毒由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ICTV)命名。命名疾病是为了使人们能够讨论疾病的预防、扩散、传染性、严重性和治疗,这些疾病属于WHO的人类疾病防范和应对功能范围,因此,WHO命名疾病。2020年2月11日,ICTV宣布“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冠状病毒2(SARS-CoV-2)”为新病毒的名称,因为它与导致2003年SARS爆发的冠状病毒遗传接近(但这两种病毒并不同)。同日,世卫组织宣布以“COVID-19”命名新疾病。

[3]2020年1月28日,世界卫生组织(世卫组织)总干事特德罗斯·阿德诺姆·格布雷耶苏斯(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博士及其代表团在北京会见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双方交换了有关新型冠状病毒2019(2019-nCoV)爆发的最新信息,并商定了一系列遏制措施,以控制其扩散。

[4] Wendy Wu and Catherine Wong, “Europe ‘working on all fronts’ with China to help fight Coronavirus outbreak”,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4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scmp.com (1 March 2020).

[5] “Xi, Merkel exchange greetings over phone ahead of Chinese Lunar New Year”, www.xinhuanet.com, 22 January 2020, retrieved from: http://www.xinhuanet.com/english/2020-01/22/c_138727003.htm (24 February 2020).

[6] “Xi, Macron exchange greetings over phone ahead of Chinese New Year”, www.xinhuanet.com, 22 January 2020, retrieved from: http://www.xinhuanet.com/english/2020-01/22/c_138727021.htm (24 February 2020).

[7]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resident Xi Jinping Speaks with French President Emmanuel Macron on the Phone”, 18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https://www.fmprc.gov.cn (25 February 2020).

[8]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resident Xi Jinping Speaks with UK Prime Minister Boris Johnson on the Phone”, 18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https://www.fmprc.gov.cn (25 February 2020).

[9] Cao Desheng, “Xi’s diplomacy bolsters epidemic fight”, 26 February 2020, China Daily, retrieved: http://www.chinadaily.com.cn/a/202002/26/WS5e5568f7a31012821727a43b.html (26 February 2020).

[10]China Global Television Network, “Chinese Premier Li holds phone call with European Commission president”, youtube video, 1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knipc4hwgo (25 February 2020).

[11]China Global Television Network, “Chinese Premier Li holds phone call with European Commission president”, youtube video, 1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knipc4hwgo (25 February 2020).

[12] Beijing Review, “Chinese, German Leaders Hold Phone Talks on Novel Coronavirus”, 10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http://www.bjreview.com/Latest_Headlines/202002/t20200210_800192303.html (25 February 2020).

[13] Ibid., Beijing Review, “Chinese, German Leaders…”, 10 February 2020.

[14]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Li Keqiang Holds Telephone Talks with President of European Commission Ursula von der Leyen”, 1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https://www.fmprc.gov.cn (25 February 2020).

[15]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Director of the Central Commission for Foreign Affairs Office Yang Jiechi Speaks to UK Cabinet Secretary and National Security Adviser on the Phone”, 5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https://www.fmprc.gov.cn/mfa_eng/zxxx_662805/t1740696.shtml (25 February 2020). 英国于2020年1月31日脱离欧盟,不再是欧盟成员国。然而,欧盟和英国在疫情防控上,特别是在撤侨问题上积极合作。

[16] China.org.cn, “Senior Chinese, British officials hold phone talks on Coronavirus, bilateral ties”, 5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http://www.china.org.cn/world/Off_the_Wire/2020-02/05/content_75673131.htm (25 February 2020).中国外交部:https://www.fmprc.gov.cn/web/zyxw/t1740269.shtml

[17] Xin Hua, “'Virus knows no boundaries', Chinese FM seeks global cooperation”, The Express Tribune, 14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tribune.com.pk (25 February 2020).

[18] TODAY, “'Epidemic under control' - Quotes from interview with senior China diplomat”, 14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https://www.todayonline.com/world/epidemic-under-control-quotes-interview-senior-china-diplomat (25 February 2020).

[19] EURACTIV.com with AFP, “600 Europeans seeking to leave China amid virus: EU”, 30 January 2020, retrieved: www.euractiv.com (29 February 2020).

[20]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State Councilor and Foreign Minister Wang Yi's Verbal Message to Diplomatic Envoys in China【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向驻华使节致口信】”, 21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https://www.fmprc.gov.cn/web/wjbxw_673019/t1747853.shtml (26 February 2020).

[21] Sébastien Falletti, “Coronavirus: la Chine renacle à l’évacuation des Fran?ais de Wuhan”, Le Figaro, 29 January 2020, retrieved: www.lefigaro.fr (29 February 2020).

[22] EURACTIV.com with AFP, “600 Europeans seeking to leave China amid virus: EU”, 30 January 2020, retrieved: www.euractiv.com (29 February 2020).

[23] Ibid., EURACTIV.com with AFP, “600 Europeans seeking…”, 30 January 2020.英国从2020年1月31日起不再是欧盟成员国。

[24] European Commission, “Coronavirus: EU Civil Protection Mechanism activated for the repatriation of EU citizens”, Press release, Brussels, 28 January 2020, retrieved: www.ec.europa.eu (29 February 2020).

[25] European Commission, “The EU's Response to COVID-19”, 24 February 2019, retrieved: https://ec.europa.eu/commission/presscorner/detail/en/qanda_20_307 (26 February 2020). For details about the number of repatriated citizens and flights, see the website of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26] U.S.News, “Countries Evacuating Nationals From Coronavirus-Hit Areas”, 17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usnews.com (27 February 2020).

[27] Finnish Broadcasting Company, “Finns arrive in France after repatriation from Wuhan”, 21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yle.fi (1 March 2020). This is the source for the information about the third French evacuation operation.

[28] French Ministry for Europe and Foreign Affairs, “Coronavirus (2019-nCoV) – Repatriation operations involving direct flights organized by France”, 2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diplomacie.gouv.org.fr (1 March 2020).

[29] Consulat général de France à Wuhan, ?Coronavirus 2019-nCov ?, 26 January 2020, retrieved : www.cn.ambafrance.org (28 February 2020).

[30] Ibid., French Ministry for Europe and Foreign Affairs, “Coronavirus (2019-nCoV)…”, 2 February 2020.

[31] RFI, “Second plane of evacuees from China lands in France”, 2 February 2020 (updated on 3 Feb.), retrieved: www.rfi.fr (1 March 2020).

[32] Ibid., French Ministry for Europe and Foreign Affairs, “Coronavirus (2019-nCoV)…”, 2 February 2020.

[33] RFI, “Second plane of evacuees from China lands in France”, 2 February 2020 (updated on 3 Feb.), retrieved: www.rfi.fr (1 March 2020).

[34] GOV.UK, “UK assisted departure from Wuhan, China: Foreign Office statement”, 29 January 2020, retrieved: www.gov.uk (27 February 2020).

[35] Aamna Mohdin, Lily Kuo, Patrick Wintour and Jedidajah Otte, “Coronavirus crisis: Raab urges Britons to leave China”, The Guardian, 4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theguardian.com (27 February 2020).

[36] Ibid., Aamna Mohdin, Lily Kuo, Patrick Wintour and Jedidajah Otte, “Coronavirus crisis…”, 4 February 2020.

[37] GOV.UK, “Coronavirus outbreak: flights from China”, 5 February 2020, news story, retrieved: https://www.gov.uk/government/news/corona-virus-outbreak-flights-from-china (27 February 2020).

[38] Ibid., Aamna Mohdin, Lily Kuo, Patrick Wintour and Jedidajah Otte, “Coronavirus crisis…”, 4 February 2020.

[39] According to the website of GOV.UK, there are 41 foreign nationals in the evacuation flights, but the number of 83 British nationals are confirmed and the same in different media.

[40] Tara John and Tatiana Arias, “These countries have evacuated citizens from Wuhan because of the Coronavirus”, 29 January 2020, retrieved: www.edition.cnn.com (27 February 2020).

[41] GOV.UK, “Evacuation plane departs Wuhan for UK”, Press release, 8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https://www.gov.uk/government/news/evacuation-plane-departs-wuhan-for-uk (27 February 2020).

[42] U.S.NEWS, “Countries Evacuating Nationals From Coronavirus-Hit Areas”, 17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usnews.com (27 February 2020).

[43] GOV.UK, “My pride in evacuation of Coronavirus Britons from Wuhan – Matt Crow”, 27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gov.uk (27 February 2020).

[44] Xu Qingyang, “浅析新冠疫情下外国撤侨行动[An Analysis of Evacuation of Foreign Nationals since the Coronavirus Outbreak]”, 18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pkulaw.com (28 February 2020).

[45] “德9名新冠肺炎患者出院首批撤侨归国者结束隔离[9 infected patients were discharged from hospital and all the evacuees of the first evacuation flight finished their quarantine]”, 18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chinanews.com (28 February 2020).

[46] Imanuel Marcus, “German Evacuees from Wuhan Arrive in Berlin”, The Berlin Spectator, 22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berlinspectator.com (28 February 2020).

[47] Tobias Becker, Violetta Sadri, Melissa Sperber and Jason Blaschke, “CORONAVIRUS: SO GEHT'S DEN CHINA-RüCKKEHRERN IM QUARANT?NE-HOTEL [Coronavirus: How are the China Returnees in the Quarantine Hotel]”, 24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echo24.de (1 March 2020).

[48] The State Council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remier Li, German chancellor hold phone talks on anti-epidemic campaign”, 9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http://english.www.gov.cn/premier/news/202002/09/content_WS5e4026b9c6d0a585c76cad43.html (25 February 2020).

[49] RT, “Italian Council of Ministers declares state of emergency due to Coronavirus health risk”, 31 January 2020, retrieved: www.rt.com (27 February 2020).

[50] Italian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and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Statement to the press by Minister Luigi Di Maio on the Coronavirus”, 31 January 2020, retrieved: www.esteri.it (27 February 2020).

[51] TheLocal, “Coronavirus: Italians evacuated from China quarantined in Rome”, 3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thelocal.it (27 February 2020).

[52] LaRepubblica, “Coronavirus, test negativo su un paziente irlandese sbarcato ieri a Civitavecchia. Tutte le notizie: le vittime salgono a 361”, 3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repubblica.it (27 February 2020).

[53] Italian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and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Meeting of Foreign Minister Luigi Di Maio with the Ambassador in Rome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Li Junhua”, 3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esteri.it (27 February 2020).

[54] U.S.News, “Countries Evacuating Nationals From Coronavirus-Hit Areas”, 17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usnews.com (27 February 2020).

[55]254名乘客:64名法国公民以及190名外国人,其中包括来自欧盟的135名公民(奥地利、比利时[9]、保加利亚、克罗地亚、丹麦、爱沙尼亚、芬兰、希腊、匈牙利、意大利、拉脱维亚、荷兰、波兰、葡萄牙、捷克共和国、罗马尼亚、斯洛伐克和瑞典)以及第三国(巴西、乔治亚州、北马其顿、毛里求斯、墨西哥、秘鲁、英国、卢旺达、塞尔维亚、塞舌尔和瑞士)的55名国民;37名支助人员,包括31名法国公民(25名政府官员和6架包机公司的雇员)和6名第三国领事官员;法国政府授权的两架撤侨飞机(两次)还向武汉运送了医疗设备。

[56] Delegation of the European Union to China, “Share Statement by Commissioner for Crisis Management Janez Lenar?i? on EU support to China for the Coronavirus outbreak”, 3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eeaseuropa.eu (29 February 2020).

[57] European Commission, “The EU's Response to COVID-19”, 24 February 2019, retrieved: https://ec.europa.eu/commission/presscorner/detail/en/qanda_20_307 (26 February 2020).

[58] European Commission, Statement by Commissioner for Crisis Management Janez Lenarc?ic? on EU support to China for the Coronavirus outbreak, 1 February 2020, Brussels, Statement/20/178.

[59] Ibid., European Commission, “The EU's Response to COVID-19”, 24 February 2019.

[60] Ambassade de France à Pékin, ?Envoi de fret médical en solidarité avec la Chine à destination des structures hospitalières de Wuhan et de la province du Hubei?, 25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https://cn.ambafrance.org (26 February 2020).

[61] Ibid., Ambassade de France à Pékin, ? Envoi de fret médical en solidarité…?, 25 February 2020.

[62] Deutsche Vertretungen in China, “Deutschland steht solidarisch an der Seite der chinesischen Bev?lkerung”, 14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https://china.diplo.de/cn-de/aktuelles/erklaerungen/-/2306838 (26 February 2020).

[63] German Federal Foreign Office, “Germany supporting China in the fight against the Coronavirus”, 18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https://www.auswaertiges-amt.de/en/aussenpolitik/laenderinformationen/china-node/-/2307830 (26 February 2020).

[64] Sarah, Wheaton “EU pumps 232M toward Coronavirus as alarm grows in Italy”, POLITICO, 24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politico.eu (28 February 2020).

[65] Luciana Grosso, “In Italy’s Coronavirus epicenter, life is on hold”, 25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politico.eu (28 February 2020).

[66] Embassy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n the United Kingdom of the Great Britain and Northern Ireland:“英国工商界积极支持中国抗击疫情[British Business Circles Proactively Support China in Its Efforts to Fight the Outbreak]”,1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chinese-embassy.org.uk (27 February 2020).

[67] Embassy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n the Kingdom of the Netherlands, “荷兰国王和王后及首相分别致电致函习近平主席支持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King and Queen of the Netherlands, and Prime Minister respectively called with and wrote to President Xi Jinping and expressed their support for China in its efforts to fight the Coronavirus]”,14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nl.chineseembassy.org (28 February 2020).

[68]物资运抵中国的11个欧盟成员国是奥地利、捷克共和国、爱沙尼亚、法国、德国、匈牙利、意大利、拉脱维亚、波兰、斯洛文尼亚和卢森堡。此外,丹麦还宣布提供预防和控制冠状病毒爆发的援助物资。这是本报告截至3月2日收集的唯一数据。

[69] German Federal Foreign Office, “Germany supporting China in the fight against the Coronavirus”, 18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https://www.auswaertiges-amt.de (26 February 2020).

[70] Ma?thé Chini, “‘Would you react?’: experiment shows anti-Asian racism on Brussels metro”, The Brussels Times, 18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brusselstimes.com (29 February 2020).

[71]Ibid., Ma?thé Chini, “‘Would you react?’…”, The Brussels Times, 18 February 2020.

[72] Italian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and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Statement to the press by Minister Luigi Di Maio on the Coronavirus”, 31 January 2020, retrieved: www.esteri.it (27 February 2020).

[73] Italian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and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Scalfarotto at the event ‘China, We Are With You’”, 18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esteri.it (27 February 2020).

[74] Outlook, “European FCs show solidarity with China over COVID-19”, 27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outlookindia.com (27 February 2020).

[75] Ibid, Outlook, “European FCs…”, 27 February 2020.

[76] Ibid, Outlook, “European FCs…”, 27 February 2020.

[77]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 “习近平:在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上的讲话[Xi Jinping's Speech at the Conference on Advancing the Work on Coordinating th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the COVID-19 and Economic and Social Development]”, 23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gov.com (2 March 2020).

[78] Xin Hua, “'Virus knows no boundaries', Chinese FM seeks global cooperation”, The Express Tribune, 14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tribune.com.pk (25 February 2020).

[79]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resident Xi Jinping Speaks with French President Emmanuel Macron on the Phone”, 18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https://www.fmprc.gov.cn/mfa_eng/zxxx_662805/t1746793.shtml (25 February 2020).

[80] Xin Hua, “'Virus knows no boundaries', Chinese FM seeks global cooperation”, The Express Tribune, 14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tribune.com.pk (25 February 2020).

[81]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resident Xi Jinping Speaks with French President Emmanuel Macron on the Phone”, 18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https://www.fmprc.gov.cn/mfa_eng/zxxx_662805/t1746793.shtml (25 February 2020).

[82] Ibid.,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resident Xi … President Macron on the Phone”, 18 February 2020.

[83]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resident Xi Jinping Speaks with UK Prime Minister Boris Johnson on the Phone”, 18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https://www.fmprc.gov.cn (25 February 2020).

[84] Cao Desheng, “Xi’s diplomacy bolsters epidemic fight”, 26 February 2020, China Daily, retrieved: http://www.chinadaily.com.cn/a/202002/26/WS5e5568f7a31012821727a43b.html (26 February 2020).

[85]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Central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习近平:在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上的讲话[Xi Jinping's Speech at the Conference on Advancing the Work on Coordinating th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the COVID-19 and Economic and Social Development]”, 23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gov.com (2 March 2020).

[86]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Director-General's statement on IHR Emergency Committee on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30 January 2020, retrieved: www.who.int (2 March 2020).

[87] Hilary Brueck, “The rest of the world is 'simply not ready' for the Coronavirus, according to a WHO envoy who just returned from China”, Business Insider, 25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businessinsider.com (28 February 2020).

[88] Ibid., Hilary Brueck, 2020.

[89] Sarah Wheaton, “Brussels thinks global on Coronavirus, but local fears mount”, POLITICO, 24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politico.eu (28 February 2020). The author is POLITICO's senior health reporter.

[90] Cao Desheng, “Xi’s diplomacy bolsters epidemic fight”, 26 February 2020, China Daily, retrieved: http://www.chinadaily.com.cn/a/202002/26/WS5e5568f7a31012821727a43b.html (26 February 2020).

[91] Ibid., Cao Desheng, 2020.

[92] 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resident Xi Jinping Writes a Reply Letter to Bill Gates”, 22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fmprc.gov.vn (2 March 2020).

[93] Dominic Raab, “Coronavirus: we must stop it turning into a global pandemic”, 16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https://www.gov.uk/government/speeches/Coronavirus-we-must-stop-it-turning-into-a-global-pandemic-article-by-dominic-raab (27 February 2020).

[94] China.com.cn, “Xi's seven priorities in combating the epidemic”, 24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http://www.chinadaily.com.cn/a/202002/24/WS5e53a2bea310128217279e57_1.html (26 February 2020).

[95]拉法兰[Jean-Pierre Raffarin]:“中国制度优势令人印象深刻[Chinese Institutional Strength Is Impressive]”,《人民日报》,2020年2月24日,03版,retrieved: www.paper.people.com.cn (28 February 2020).

[96] European Commission, “Statement by Commissioner Janez Lenar?i?: EU measures to contain the COVID-19 outbreak and protect people in the EU and throughout the world”, Statement, Brussels, 24 February 2020, retrieved: www.ec.europa.eu (29 February 2020).

版权所有:澳门新萄京www64222com   转载敬请注明:转载自 新萄京娱乐手机版网站: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编:100732
电话:(010)85195736 传真:(010)65125818 E-mail:gongzuo@cass.org.cn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