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1.1 200 OK Server: nginx Date: Mon, 16 Mar 2020 05:27:54 GMT Content-Type: text/html Transfer-Encoding: chunked Connection: keep-alive Keep-Alive: timeout=180 Vary: Accept-Encoding Set-Cookie: Secure Set-Cookie: HttpOnly X-Frame-Options: SAMEORIGIN Set-Cookie: bg12=25|AMHRL; Expires=Mon, 16 Mar 2020 13:28:54 +0800; path=/ 澳门新萄京www64222com
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周弘:纵观世界社保,中国学什么
作者:周弘 | 文章来源:《中华儿女》杂志2016年第13期 | 更新时间:2016-07-29 10:12:00

原文 专访文章 “纵观世界社保,中国学什么” 发表于 《中华儿女》杂志2016年第13期

 

2016年7月27日,作者对原文进行校订。

 

作为社会发展的兜底保障,打破观念的藩篱,建立健全更加公平可持续的社会保障制度,正是践行“共享发展”理念的题中应有之义。

“在世界范围内,回望一个多世纪的历史进程,社会保障的发展趋势是从国家化到市场化,再回归国家化的曲线。历经三次世界经济危机,社会保障的削减和市场化,并没有阻止经济和金融危机的爆发。”近日,中国社会保障学会副会长、世界社会保障分会会长、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周弘接受本刊记者专访,就世界范围内的三次经济危机与社保的关系,及世界社保发展趋势对中国社保的借鉴意义作出分析。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组织代表团到美国考察社保制度模式,到当下逐步走出符合中国社会特色的中国社保之路,周弘认为:“一味追求借鉴某一种模式已不重要,而且以中国复杂的社会业态,简单照搬哪个国家社保模式都不行,唯有脚踏实地研究中国实际情况,进行互助共济的社会保障模式。”

世界经济危机不是社保的错

“最近我们在做一件事,评估金融危机对社保的影响。”追根溯源,周弘从回顾整个社会保险制度的形成和发展过程入手进行解析。英国《济贫法》的颁布,代表着世界社保业的萌芽,以德国俾斯麦政府的社会保险制度为标志,世界社保进入形成阶段。1929年经济危机席卷世界,国家开始更多干预经济,自美国颁布《社会保障法》起,各种各样的社会保险制度出台,社保开启建制、传播的进程。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欧美思想家也在反省资本主义制度。战争即止,饱受战争影响,伤、残、病、死、穷等问题特别突出的英国,率先于1948年宣布“建成福利国家”,社会保障性待遇首先被作为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得以确立。此后各国均宣布实施“普及性的福利”政策,社会保障进入全面发展和完善的黄金时期。周弘讲道:“在这一阶段,虽然每个国家与社会的关系不太一样,从而形成形式各异的社会保障制度模式,但社会保障制度是伴随着经济同步发展的,总体趋势是向上走的、国家化的。国家干预社会,在思想观念上得到了正名。”1973年10月16日,震撼世界的石油危机爆发。上世纪七十年代,两次石油危机逆转了社保业原本向上浮动的曲线。七十年代后期,西方一些国家开始出现情愿失业不愿就业的现象,出现对于福利制度“养懒汉”的批评。1980年,里根接任美国总统,此后,撒切尔夫人当选英国首相,新自由主义开始成为主导观念,世界银行进行结构性调整和市场化改革,“社保业从那时开始就走下坡路”,各国政府开始着手对高福利的社会保障体系实施改革与调整,政策包括提高退休年龄、增加社会保障税收、削减社会保障支出、社会保障私营化等。整个八十年代,撒切尔夫人大刀阔斧,使她认为死板的英国经济得以重现一点儿生机,撒切尔夫人将此都归功于新自由主义。改革趋势蔓延至整个大陆欧洲,但因欧洲各国体制结构不一样,进展缓慢。周弘进一步解释道:“当时《劳动法》严密的德国被嘲笑为‘欧洲病夫’,劳动者懈怠,改革又推进缓慢。至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瑞典采取结构性改革,德国也紧随其后,基本方向是去国家化,引入更多市场机制,因此世界社保业呈现的是国家化——市场化的发展曲线。”“社会保障的削减和市场化,并没有阻止20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周弘强调到,“现在很多人都讲,西方发生经济危机,欧洲发生欧债危机,全是福利国家的错。但我们看到福利国家对社保的削减是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开始的,并不是从这场经济危机之后,但2008年后,西方多国还是痛定思痛,认为政府作用太大,严重超支,因此持续削减社保和公共财政支出。”在《国际金融危机后世界社会保障发展趋势》中,周弘写到,自2010年起,各福利国家普遍把削减财政赤字、确保财政稳健、实现预算平衡作为主要的政策措施,纷纷用紧缩取代了先前的扩张政策,减支增收、开源节流成为大势所趋;福利增加也相应地被持续的福利紧缩所代替。紧锁涉及到养老、医疗、失业、家庭政策(妇女和儿童福利)等社会保障的各领域。“因此,虽然不是社保导致了金融危机,但社保业发展的曲线缺却伴随着经济危机的爆发和缓解不断下行。”在周弘认为,解决这一现象并非易事。这也就是说,社保再减下去是否会对经济有良性促进作用?当继续削减对经济仍旧不利时,是否要想其他办法?“现在看来,社会保障是有上限的,否则社会就会失去活力。社保削减也有底限,这个底限不仅是百姓生活问题突出、社会失稳,而且减社保仍旧刺激不了经济增长,因此政策上也需要有新的调整。”据周弘观察,西方国家社保削减的底限初露端倪。“自去年以来,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不断提出欧洲央行搞量化宽松,均贫富;就在本月,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讲社保是社会支柱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现在是觉得继续削减社保不行,因此再量化宽松,往上托一托。我们应该关注这种调整,经济危机不是社保的错,但社保对经济是有影响的。在促进全民积极就业、促进产业调整、维持社会安定、刺激社会消费等方面,社保一直对经济有作用,社保的积极作用、消极作用都不能一概而论,要具体分析。”

全球化思维下的复合型社保

“现在经济是全球化的,而我们的福利是国家化的,两者出现了错位。这就意味着边界之外我们管不到的事情,已经开始影响边界以内的生活。”这是荷兰新国王就位演说中提到的。在周弘看来,这正是世界社保业发展第二个需要关注的问题,即经济全球化对社保的影响。周弘提出:“未来社保结构是要适应经济全球化的社保。”社会保障制度建立的基本要素是工业化、城市化,特别是“福特制”这种大规模生产为特征的,以大厂房、重工业、工会制为特色的社会。周弘进一步讲道:“‘五险一金’就是工业化的产物,是工业化的配套措施和制度,在全球化进程中,有的国家速度快,有的国家速度慢,我们一天到晚说全球化,但是真正经济全球化的国家并不多。”而当下全球化又逢信息化,西方发达国家和我们国家的一部分已经迈进后工业时代,就业灵活性极大增强,在家里利用个人电脑通过网络工作,到世界各国‘周游’就业越发普遍……当国民素质没有达到高度自觉时,要设计怎样的制度,才能更好应对经济全球化和信息化背景下的复合型社保需求,将“置身社保圈之外”的人纳入其中,都是对世各国社保制度设计提出的新挑战。对于中国而言,从前工业化到后工业化的所有业态全部共存,各地区发展水平差异大,目前各群体社保制度也各有不同,例如机关事业单位与企业的“双轨制”、农村和城市居民养老待遇的差别,同在企业内部正式工与劳务派遣工的差别,不同地区之间的差别等等,社保制度设置更具复杂性,这些差别有些是合理的,有些是不合理的。周弘曾在一次政协会议发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