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1.1 200 OK Server: nginx Date: Sun, 08 Mar 2020 20:42:21 GMT Content-Type: text/html Transfer-Encoding: chunked Connection: keep-alive Keep-Alive: timeout=180 Vary: Accept-Encoding Set-Cookie: Secure Set-Cookie: HttpOnly X-Frame-Options: SAMEORIGIN 澳门新萄京www64222com
社科网首页|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浅析法国智库对“中法人文交流”的认知倾向
作者:程平 | 文章来源:http://www.cssn.cn | 更新时间:2019-11-08 15:17:00
 
来源:《法国研究》2019年第1期
 

   摘要:本文以法国主要国际关系智库对中法人文交流的认知为研究对象,以智库专家、意见领袖的文章、访谈、讨论或报告等作为研究样本,通过梳理、分析,发现法国智库对中法人文交流的关注不足,且其解读方式常常具有两个倾向,一个是泛政治化倾向;另一个是实用主义倾向。为了杜绝泛政治化解读,进一步完善中法人文交流的机制,我们提出三条建议:一,不用或少用软实力一词,淡化人文交流的政治色彩;二,将人文交流落实到人与人的真实交流中;三,阻断法国政府、媒体、智库、民众相互洗脑的死循环。  

   关键词:中法人文交流;法国智库;中法关系;泛政治化”;实用主义 

    作者单位:武汉大学外国语学院 

   20149月,中法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正式启动,成为两国之间继高层战略对话、高级别经济、财金对话之后的第三个副总理级年度对话机制。四年多以来,两国的人文交流持续保持高水平运行,合作范围逐步扩展到教育、文化、科技、卫生、体育、旅游、青年、妇女、新闻媒体和地方合作等10个领域。在每年一次的高层对话会议的统筹推动之下,各相关领域的交流合作蓬勃开展,取得了许多实质性的进展。  

  随着中法人文交流机制的高层化和常态化,国内针对中法人文交流的研究成为热点,但主要以我方视角为出发点,多为分析、展望中法人文交流的缘起、成果、积极意义和困难阻碍等等。相对而言,从国际舆情的角度探讨国际社会,特别是法国对中法人文交流的认知的研究较少。而我方需要客观地了解法国国内政治生态和中法关系的变化,同时也需要了解法方对我们的看法,知己知彼,才能建立有效沟通,及时化解法国对我国的误解和疑虑,设计更多务实的合作和具体的项目,让中法人文交流机制发挥更大的效用。  

   法国智库的研究成果不失为一个良好的观察窗口。我们可以将智库想象成一个与高校、媒体和政府紧密联通的三向旋转门,它们既能生产思想,又能传递思想、传道受业;既能反映法国的国情民意,又能影响和左右社会舆论;即服务于政府,又影响着政府,甚至决定政府的顶层设计。  

  本文以法国主要国际关系问题研究智库对中法人文交流的认知为研究对象,以国际问题专家、意见领袖的文章、访谈、讨论或报告等作为研究样本,通过梳理、分析,希望得出三个方面的结论:1,法国智库对中法人文交流的总体认识;2,法国智库对中法人文交流的认知倾向;3,进一步完善中法人文交流机制的建议。  

        一、法国智库对中法人文交流的总体认识  

  根据20169月的《法国智库报告》,在法国国际关系问题研究领域的智库中,具备一定影响力的有15个,从中我们筛选出与本课题相关度高且重要性和影响力排名靠前的3个:国际关系研究所(IFRI)、国际关系和战略研究所(IRIS)和巴黎政治学院国际研究中心(CERI)。其中IFRI2005年至今一直同法国总理办公室有任务合同,每两年一签;IRIS服务于外交部、国防部以及国民议会和参议院;CERI则依托于高校,并在法国国内和国外媒体定期发表其研究成果,如《世界报》、《赫芬顿邮报》、《印度快报》、《德国之声》、《西班牙共和报》等,均为其合作媒体。他们对政府、媒体和民众的影响力毋庸置疑。通过收集和研读2014年以来,即中法人文交流高级别对话机制启动以来以上三个智库关于中法人文领域交流的研究成果(成果形式包括:研究、出版、活动、培训等),我们有以下发现:  

   (一)关注度低、关注面窄  

   首先,与中法人文交流直接相关的内容,几乎为零。也就是说,如果以中法人文交流作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在各个智库里的检索结果均为零。需要澄清的是,法国智库并非对中国的关注度低,相反,随着中国国际影响力的提升,中国业已成为法国各大智库研究的主要对象国之一,但是,他们普遍对中法人文交流关注不够。以IRIS为例,2014年以来,以中国为研究对象的各类成果数量超过250个,但除去政治、外交、军事、经济领域以外,可以划归人文领域的相关成果不足20个,远远低于10%。其他两个智库情况类似,针对人文交流的研究占比甚至更低。  

  所谓关注面窄,是指相对于中法人文交流所涵盖的教育、文化、科技、卫生、体育、旅游、青年、妇女、新闻媒体和地方合作等10大领域,法国智库的关注点相对集中在环境、科技、体育、人口、宗教几个侧面。其中,环境领域的气候、能源、矿产、垃圾转移和处理等问题是法国智库专家们的关注重点;随着我国的科技进步,甚至在全球领先,互联网、人工智能、面部识别、航空航天等技术吸人眼球,也成为智库研究热点;而体育方面,仅涉及足球;关于人口,法国相关智库较为关注我国生育政策的调整和中产阶级的形成,以及温州人(含在中国国内和旅居法国的温州人)的生存状况;有关宗教的研究并不多,内容以质疑我国的宗教自由为主。  

   (二)客观正面评价为主  

   法国智库学者对中国最大的肯定,在于承认中国国力增强,世界话语权提升,中国的软实力正在硬起来  

  获得肯定较多的领域在气候、资源、环境方面。自从特朗普政府退出巴黎气候大会以来,中国和法国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合作更加紧密,可以说结盟为利益共同体。因此,相关研究多能肯定中国的重要性和一些环保主张。IRIS研究人员艾玛纽埃尔·阿奇(Emmanuel Hache)和克雷芒斯·布尔赛(Clémence Bourcet)认为,中国能够将二氧化碳减排目标写入十三五规划,在保证国民生产总值年增长6.5%的同时,到2020年,实现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8%,该指标比在哥本哈根气候大会制定的减排40%-45%的目标更进一步,体现了大国的责任感。在他们联合撰写的研究报告中,一系列数据突显了中国环境治理的成果和决心。比如:2004年以来,中国以平均年递增38%的速度,加大对清洁能源的投资,到2015年投资总额已达1029亿美元,占全世界对清洁能源投资总量的36%。报告中在这一串数字后面打上了一个大大的感叹号,想必是对中国做出的努力表示惊叹吧。  

  在另一份长达56页的报告中,吉尔·勒伯桑(Gilles Lepesant)也肯定了中法两国在气候治理方面的一致和契合,同时分析了中国采用新能源技术的天然优势:由于新能源转换离不开一些关键金属,俗称稀土,而中国是稀土最大的生产国,全球使用的稀土88%由中国提供,其中58%中国自用,因此全球60%的光电池和58%的风力发电机均产自中国,报告称中国运用相关技术,减少城市污染,独占新能源利益链。  

  在环保领域,即便与法国发生利益冲突,智库专家们仍表示理解,观点比较客观理性。比如,2017年底,中国宣布停止进口24洋垃圾IRIS专家Sylvie Mattelly 在探索法国各种废料的新出路的同时表示,中国拒绝成为世界的垃圾场,是社会发展,经济提升,中产阶级形成的结果,中国有选择地进口一些易于循环使用且附加值高的废料,避免未来的生态灾难,是一种进步和有远见的表现。在另一次采访中,该研究人员指出,长期以来,在世界范围内,存在着生态倾销,即发达国家将能耗大、污染严重、二氧化碳排放大的企业迁移到低环保标准的发展中国家,中国是主要目的国之一。站在法国的立场上,她认为,中国人口多,非西方意义上的民主国家,科技发达,政府重视气候变化问题,对清洁能源投资大,诸多因素决定了中国在这一方面是法国理想的合作伙伴。  

   相形之下,关于中国人和中国人口政策,专家们的态度比较中性。IFRI的克劳德·麦耶(Claude Meyer)在France-culture广播节目中解读我国放开二胎的政策时,谈到我国计划生育的历史和男女比例失衡、人口老龄化等问题,口径与我们国内基本一致,并评价放开二胎这一举措体现了中国领导人的远见;对于同一话题,另一位IRIS专家、《中国世界》主编,巴尔德雷米·古尔蒙(Barthélémy Courmont)也肯定这一人口政策调整,将会给中国社会带来深层次的改变,有利于完善人口结构,促成中产阶级的形成,对抗老龄化,但是,按照每位育龄妇女人均生育2.2孩才能实现人口的正常更新的标准,目前中国育龄妇女人均1.6孩的状况显然并不达标。  

  吸引法国智库注意的人口中,有两个群体备受研究人员的关注。一是中产阶级,二是温州人。关于中产阶级,CERI研究员、《实现中国中产阶级的小康和期许》一书的作者让-路易·罗嘉(Jean-Louis Rocca)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中国尚无真正意义的中产阶层,他们只是中间人群,他们之间并无共性,但人人希望成为中产阶级是中国的现状,同时也是一个危险的因素,因为人人有自我实现的机会,成为中产阶级的这一信条,让人相信机会均等,从而接受不平等和腐败。  

  法国智库对温州人的关注体现在,他们不仅研究在法国生活的温州人,不定期的举行专题讲座;而且对中国国内的温州人生活状况,比如宗教生活等等都比较感兴趣。2018年,巴黎市政府专门立项,设立一项为期三年的项目:《变迁中的中国移民在法国:身份和身份认同》,专门研究以温州人为主的华人移民。  

  中法足球领域的合作近年相当活跃。法国足球水平高,但经济持续低迷,因此许多足球俱乐部积极寻找海外投资者,希望借此改善俱乐部的财务状况,重振法国足球的雄风;与此同时,中国经济能力提升,足球水平却不尽如人意,但足球梦一直是中国梦的重要组成部分,于是二者一拍即合。到目前为止,中国企业家已经以全部或部分股份收购法国里昂、尼斯、欧塞尔等足球俱乐部。IRIS的专家帕斯卡·博尼法斯(Pascal Boniface)对中法足球交流给与高度和持续的关注,跟踪分析中国为什么对法国足球感兴趣。在他2015-2016年期间发表的研究成果中,他主要在体育竞技层面寻找原因:中国人的足球梦,中国人的民族荣誉感,法国的足球技术和世界声望等等。但是后期,尤其是进入2018年以后,他的研究超出竞技层面,将足球看作是比民主、市场经济、甚至互联网更具世界一体化特征、更能被人们广泛接受的事物,认为足球具有重塑民族身份、加强民族凝聚力的能量。因此,他认为,中国投资法国足球,打的是一张提升中国软实力的政治牌。即便如此,博尼法斯认为,法国仍然欢迎中国投资法国足球。但是,中国投资是否能持续?法国足球是否会受制于中国?中国资本是否存在通过足球洗钱?法国智库仍在关注这些问题。  

  (三)不乏质疑和负面评价  

  质疑和负面评价主要集中在宗教和科技两部分。西方对我国宗教信仰自由的诋毁由来已久,因此有些研究成果显得老生常谈。比如《中国的耶路撒冷:当局窥视下的天主教徒》一文,标题就非常不友好,全文大谈天主教与毛泽东思想的分歧、北京和梵蒂冈之、中国的地下教会(那些所谓迫于压力,口头上爱国守法,但心中却只宣誓效忠罗马教宗的教会),并直接把中国列为天主教受迫害国。  

  当然,像这样通篇负面观点的研究成果并不多见。很多学者的情况是,对中国的认识算是一分为二,承认了中国好的一面,但一定会有一些负面解读。  

  在科技领域,我国科技创新能力显著提升,主要创新指标进入世界前列,科技创新水平加速迈向国际第一方阵,部分尖端技术在世界处于领先位置,法国的专家学者们密切关注中国的科技成就。他们关注的重点主要在两个方面,一是担忧中国科技领先,是否会称到如今监视3.0”时代的技术升级,BATX参与其中,他重点提及华为和小米手机为政府监控留有后门。他认为,中国是监视制度最发达的国家,但是由于历史原因,中国国民并不太反感,比较能够接受这一现状。 

        二、法国智库对中法人文交流的认知倾向  

  通过初步梳理近4年来法国主要国际关系智库聚焦中法人文交流的研究成果,可以看出,许多法国专家对于两国在人文领域的对话机制的理解与中方错位,在认知上显现出泛政治化倾向和实用主义倾向。  

  (一)泛政治化倾向  

  一直以来,我国对人文交流寄予着厚望,希望它能夯实国与国关系的民意基础,提升国家形象和软实力,增强中华文化的吸引力、感召力、影响力和竞争力,提升全方位对外开放水平,相互借鉴文明成果;但法方似乎并没有接收到全部信息,把中华文化的魅力、两国民意相亲的愿望、文明成果交流的重要性等等直接忽略了。他们唯一抓住的是人文交流与国家形象和实力的相关性,并对其进行泛政治化解读,即将人文交流视作政治、外交的附属,视作政治、外交的次领域。这种泛政治化认知倾向具体表现在:  

  不管是高政治议题(如宗教)还是低政治议题(如足球),不少法国专家学者习惯性地从国家政权、国家利益、维护统治等角度切入。有些事情,比如申办足球世界杯、奥运会等,对于西方认可的所谓民主国家来说,就是一项体育盛事,而对于中国来说,就是一张政治底牌;有些民企行为,比如收购法国足球俱乐部,投资行为多半被渲染成国家高层意志,总之,谁只要是没有公开反对中国政府,那么他就是中国政府的同谋;像华为、小米这样的企业,所谓在手机上给政府留下监控消费者的后门’”这样的判断,如果没有足够证据,下此结论极为不妥,首先不说是否留有后门,即便有,也许仅仅是为了收集用户消费习惯的大数据,纯商业行为;就连软实力一词,他们认为中国的软实力是当年约瑟夫·奈(Joseph Nye)提出的软实力的变体,奈提出的软实力以个人为载体,无计划性,而中国软实力的载体由国家控制,这也是牵强的政治性解读。  

  (二)实用主义倾向  

  实用主义是一种现实主义,是一种方法论,一切以有用和没用作为行为评价标准。当今的现实是,世界不确定因素增加,民粹主义思潮泛起,逆全球化思想滋生,退却、封闭之声不绝于耳。与此同时,中国崛起,经济持续增长,中国的社会制度也经受了世界动荡局势的考验;而法国从历史上的霸权国家走向衰落,面临诸多挑战,中法两国力量对比发生了显著变化。在此大背景之下,作为两个倡导世界多极的大国,尽管政治制度不同,意识形态各异,仍然在诸多国际事务中结盟,尤其在应对气候变化领域成为战略伙伴。中国的大国地位、经济体量,使得法国有时不得不放弃原来引以为豪的价值体系。像上文提到的,法国为了满足生态倾销的目的,寻找海外合作国家,中国成为其理想合作伙伴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他们认为中国不是民主国家;另外,他们虽然认为中国收购、投资法国足球队是中国政府行为,国家意志,但他们仍然欢迎中国投资,而且担心中国的投资不能持久。诸如此类的现象并不少见。  

  马克龙在竞选期间,曾经引用过邓小平的一句话,白猫黑猫,抓得到老鼠的才是好猫,说明他认同发展才是硬道理,国家顶层的执政理念中也有实用主义的一面吧。  

 (三)如何解读法国智库专家的以上两个认知倾向?  

  我们可以将之理解为坚持和妥协之间的挣扎:泛政治化的坚持和实用主义的妥协。挣扎什么?法国专家们在观察中国的时候发现,中国有许多优势,从科技到经济实力再到治国方案,几乎在所有领域,中国均能很好地融入国际体系,并创新(强加?)一个新的治理体系。括弧中带问号的强加能充分说明问题,一条经过实践走出来的中国道路就在脚下,要不要借鉴?其实没有任何人强加,这种被动和为难主要来自于选择中国道路的前提是西方的自我否定。  

  在梳理法国智库专家的研究成果时,我们还有一个发现,哪怕是在对中国进行泛政治化指责的时候,专家们鲜用人权一词。IFRI 亚洲中心负责人阿丽丝·艾克曼(Alice Ekman)提出了一个新词“individu”(个人)以及由改词派生出来“la liberté individuelle”(个人自由)并直接提供给马克龙总统使用。作为马克龙总统2018 年初访华的顾问团成员,她参与起草了马克龙总统的讲话稿。其中,在西安73 分钟的演讲中,马克龙总统用到她贡献的“la liberté individuelle”(个人自由)一词。在她看来,这是人权的替代词,但没有人权一词令中国政府敏感。据法国拉鲁斯词典,“la liberté individuelle”(个人自由)的意思是,民主国家里个人的首要权利。阿丽丝·艾克曼认为,中国共产党不再仅仅对抗西方敌对势力(她引用习近平主席用语),而是在反击的同时,在国际体系内捍卫与中国制度相近的政治制度。其所持观点表明,中法两国意识形态的分歧甚至敌对仍然存在,但她认为对抗的表现形式应该趋于谨慎和隐蔽。因此,马克龙总统在访华期间,至少是在公开场合,始终未提人权问题。  

  另外,在马克龙总统访华的200 人代表团中,有一位漫画家成员朱勒(Jul)。在国宴上,该画家由马克龙总统安排,将自己的作品《智者星球》一书赠给习近平主席。《智者星球》是一部哲学漫画书。这部作品以漫画的形式,介绍了古今中外的哲学流派,从古希腊哲学到德国学派,从法国唯理主义到盎格鲁-萨克逊的经验论,还有欧洲中世纪的、中国的、印度的、阿拉伯的思想者都在书中有所展现。事后,朱勒在接受France5Europe1 等多家媒体采访时表示,此次赠书的目的,旨在向中国人民传达有关个人主义的哲学思考,个人应该关注自己在社会中的位置、权利以及同国家的关系,这大概也是在呼应马克龙总统西安讲话中的个人自由的提法吧。朱勒还说,他在向习近平主席赠书时,提到了蒙田、托克维尔、自由和民主,不知道其中是否有吹牛、迎合法国民众的成分,毕竟,传递西方自由民主的价值观从来是法国社会的政治正确,而漫画书应该算是一种迂回表达。  

  综上所述,法国智库对中法人文交流的认知倾向,具有两面性: